暴力下的犧牲品

《星洲日報》情懷大地專欄

一個7歲的男孩死了!男孩的死訊,丟給看似平靜、淳樸的社會和學校,一顆威力十足的震撼彈。

更大的震驚時,這起校園暴力的施暴者也是兒童,一個準備在下個月應付小六評估考試的孩子。

在一個12歲孩子的心裡,究竟隱藏什麼樣程度的憤怒、仇恨,讓他非得置一個比他年幼5歲的孩子于死地不可?

施暴者是披著猙獰獠牙的面孔?他有天生邪惡的黑心腸?難道這個或是砂拉越,甚至馬來西亞有史來以最年輕的謀殺犯,體內與生俱來就潛在暴力的因子嗎?施害者有沒有可能也是受害者,答案是可能的!

據報導,施暴者向警方供稱,他無法忍受死者一再以其父親的名字羞辱他,他才會對死者下重手。拳打腳踢、被單塞嘴巴,死者被重打至腦部積血,身上處處是瘀青。每一個重拳,每一處的瘀傷,都代表男童心中壓抑許久的憤怒和怨恨。

當重拳擊在受害者的身上,是施暴者把潰堤的情緒都渲泄在死者的身上。施暴者訴諸暴力的行為,其實也是向周邊人發出求助的訊息。遺憾的是,發出的訊息沒有被有效接聽。

施暴者的錯,在于把駕馭不了自己的情緒,因為自己一時的把持不住,讓死者枉死在他的拳頭下。付出的沉重代價不單是一生背負殺人的罪名,即使有千百個為自己辯解脫罪的理由,才起步的人生已因為殺人蒙上一輩子的污點。

他還有心思應付生命中第一場考試嗎?想來,此刻他滿腦子是自己當時暴打受害者,而受害者只能無助地捲曲身子,挨受落在他遍體拳頭的驚心畫面。

受害者顯然沒有意料到,幾句的嘲弄會讓自己丟了性命。也或許,在他的小小腦袋里,錯誤認定那只是無傷大雅的玩笑話。在他的成長環境中,或早已充斥著傷人于無形的語言暴力,他可能也是軟暴力的受害者,但一直不自知。

這或許也是一種反射動作,人家怎麼對我,我也怎麼對待人家。

校園暴力問題存在已久,但這次很不幸的鬧出人命。悲劇帶給人們太多的省思,也把長期被掃落在地毯下的問題,再一次赤裸裸地暴露在眾人的眼前。這不會是單一的個案,國內一些的學校存在嚴重程度不一的校園暴力問題是不爭的事實。

受害者的隱忍、學校礙于維護名譽選擇低調處理,家庭教育的缺席,學校教育的漠視,都在餵養這顆教育的毒瘤,肆無忌憚在壯大。

孩子的攻擊行為不會是與生俱來,忍辱也不是天生的性格。孩子有暴力傾向必會通過肢體言行顯露,除非是家長不當一回事,師長淡化問題,把大化小,否則問題不會瞬間爆發,鬧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不管是語言暴力、恃強凌弱、敲詐、勒索或是打架鬧事,絕不會是“突然”發生。當暴力已在校園找到滋長的溫床,也意味這是家庭和學校教育仍未臻完善,也說明了品格培養上,我們還有頗長的一段路需要加把勁繼續努力,持續前進。

當品德從教育中缺席,男童之死若不能讓人看到死亡背后存在的巨大問題,校園暴力必然會形成惡性循環般,禍延下去。

26-8-2017

星洲日報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