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我的眼

8-4-2018(1)

8-4-2018:《星洲日報》東馬戰報專欄

土团党不被获准注册而面临须暂时被解散的命运,相信早已在希盟的预料之内,否则也不会有选择统一使用公正党标志这回事。

这项决定迫使行动党必须冒着不小的风险,包括创下首次选举火箭旗海不再迎风飘扬的画面,而行动党以顾全大局为由,弃用本身政党的标志,会不会换来支持者的不理解,眼下影响的程度有多深和多广,下定论还太早。

但既然希盟号称是全国性的政治联盟,何以东马可以被排除在统一使用标志的指示之外?说白了,东马有行使自主权的权力在此时此刻是最好的下台阶。但往深层探索,它就是不折不扣的政治策略。

从自主权角度看,行动党这回搬出自主权的王牌并非首遭。过去近20年,至少两次抬出自主权与中央的决策彻底切割。首次是在已故黄和联的时代,砂行动党以不满伊斯兰党的伊斯兰政策,自行决定退出当时的替代阵线。再来是在2005年,主席张健仁同样以伊党坚持神权治国的理念,决定退出砂民联,而当时是因为中央仍与民联同床共枕。不仅如此,砂行动党在候选人委派上也同样有绝对话语权。

但撇开行使自主权的表面理由,行动党坚持以火箭党旗上阵是有两大主要因素。其一是,行动党主攻华人区,华人区也是行动党最大的政治市场所在,行动党自1978年东渡砂拉越,华人对火箭的标志不但熟悉,更有一份微妙的感情。反之,公正党在砂拉越耕耘近20年,虽略有知名度,但依然无法在砂拉越的政治土壤稳固扎根。若行动党盲从中央的指示,弃火箭的旗帜不用,无疑是冒着随时自我埋葬的极大风险。

再者,从过去的替代阵线、民联到如今的希望联盟,在分分合合的路上,这些合作的政党都是靠利益结合。放眼过去,行动党和公正党到了选举的关键时刻还在吵吵闹闹,甚至公开撕破脸的情况都不时发生。此次若不是看在敦马哈迪效应的份上,不愿错过再次掀起政治海啸的契机,两党领袖不会选择暂时性忽视彼此心中的疙瘩,人前努力强颜欢笑。

两度分离后再度合作,行动党和公正党领袖抱持的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心态,但绝对还未升华到生死与共的境界。

要砂行动党对公正党高唱《你是我的眼》,行动党是开不了口,只能以一曲《太委屈》诉心声。

8-4-2018 星洲日報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2018年第14屆全國大選, 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