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對王,誰得利?

15-4-2018

15-4-2018:《星洲日報》東馬戰報專欄

選委會宣佈提名和投票日的午后,一位政治領袖語用焦慮的口吻對我說:“還有足足一個月,多一天就得花多一筆錢”,只見他頻搖頭嘆氣。為什麼得多花錢?大家都心照不宣,無須多問。

倒是這名政治領袖透過肢體語言流露的不安和煩躁,讓我察覺這不是為錢煩這般簡單。從4月10日宣佈提名到投票日足足18天,這18天彷彿是空窗期,雖然黨旗一樣高高掛,但始終不能大方競選,只能巧立名目,行競選之實。

也最讓潛能候選人坐立不安的是,距離提名日有十多天,每一天都充滿變數,今日的決定,明日可能就翻盤。瞧瞧那幾個倍受爭議,也受到高度關注的焦點選區,候選人究竟是誰,不是猶抱琵琶半遮面,就是像霧又像花。高調行動,不放過曝光的機會,萬一提名日前夕被令躍下馬,豈不尷尬?低調靜觀其變,等一紙委任狀在手再火力全開,卻可能招惹選民的嫌棄。

就像讓人津津樂道的實旦賓選區會否上演“王對王”,當事人大賣關子,所有的猜測和議論都只能是“有待證實的消息”。

“王對王”好嗎?對選民,強強對立,選民得在驚險又刺激的選戰中二擇一,比起哪些未投票已先揭底牌的選區,更添看頭,當然好!

人聯黨會不會由黨魁沈桂賢上陣?我單刀直入詢問當事人:“是不是你?” ,得來的是我預想中的標准答案:“我連誰是候選人都不懂!”至于張健仁,由頭至尾他未曾親口透露可能從盤踞3屆的古晉移師實旦賓。

實旦賓區戰情是五五波,誰都占不了上風,要兩黨黨魁硬碰,其實雙方都極度不情願。對沈桂賢,他是州議員又是上議員,若打國選必須先捨棄上議員,黨魁上陣雖可帶動領軍的士氣,但同時也冒極大的風險。實旦賓選區是楊昆賢的老巢,卻在上屆選舉不敵行動黨的新兵陳國彬,足見反風一旦強吹,再安全的堡壘區都有可能被攻克。沈桂賢若上陣,也幸運贏了必能協助他鞏固黨內的地位,仕途也將平步青雲;反之若輸了,他或遭受黨內外的夾攻。

至于張健仁,面對黨內一股強烈的聲音盼望他能身先士卒,他個人更傾向于留守古晉。但政治工作從來由不得個人做主,再不情願,若大局需要你領軍沖鋒,也得硬<7740>頭皮披甲躍馬。上屆國選,黃和聯締造砂5支火箭射入國會的空前記錄,把砂行動黨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峰,如今進入張健仁的時代,他肩負保住5支火箭的重責,若把自己推向實旦賓這虎穴而又未能保障自己安全脫險,他其實也是把自己推向未能預估前景的險境。

“王對王”的局面一旦成形,兩人都是以身犯險,無人能得利。

15-4-2018 星洲日報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2018年第14屆全國大選, 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