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著選民不思變?

8-5-2018

8-5-2018:《星洲日報》

愈是接近投票日,愈是感覺自己處在劍拔弩張的氛圍。國陣宣稱有信心可繼續執政,希盟躊躇滿志等著上台組政府,明晚揭盅的票箱將驗政未來5年將由哪個聯盟主王朝。

一個自稱是古晉歌手芊芊因為借歌曲表達后悔過去5年信錯政黨而在網絡上受到撻伐,甚至有指芊芊因為無法忍受網絡霸凌而被逼關閉個人臉書帳號。人聯黨力挺芊芊,借“芊芊事件”感嘆馬來亞惡質的霸凌風氣已入侵並污染砂拉越。“芊芊事件”我個人倒認為無須太認真,明眼人都知道這是有心的鋪陳,是政治的其一花招。

倒是“芊芊事件”讓我有所聯想,當希盟的支持者都認定改朝換代就在眼前,而所有的分析都指向砂拉越會是國陣最后的救命稻草,砂拉越的巫裔和土著被標簽為國陣最忠貞的支持者,萬一(我是說萬一)希盟在變天的前沿因砂拉越土著選區仍一如既往是國陣的堡壘區而功虧一簣,砂拉越土著,尤其那些住在長屋或內陸的土著選民,會不會遭受各種各樣叫人意想不到的霸凌,甚至被貼上“愚昧”、“無知”、“落后”甚至更多不堪入目字眼的標簽?當失望轉換為憤怒,當憤怒擊潰了理智,土著選民遭受千夫所指的局面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為什麼很大部分土著選民無論在情感或現實生活上都很依賴國陣?這不僅是因為國陣過去長期執致的緣故,對他們而言,見到深藍色印有天秤標誌的旗幟即有“見旗如見政府”的觀念。再來是深居于長屋或內陸的他們靠務農為生,日常生活很大程度需要依靠政府的輔助和扶持,從務農所需用到的農藥或化肥,儲水用的水槽,甚至是建設長屋的一磚一瓦都得靠國陣的代議士撥款提供。對他們而言,要他們“背叛”國陣等于是自斷奶水,跟自己過不去。這又與個人的知識水平與經濟能力有很大關係。

一個朋友近期陪候選人走訪長屋,就有長屋居民向到訪者哭訴,去年家園被燒,選區的代議士(在野黨)拎著兩袋米上門慰問讓他欲哭無淚,靠種稻為生的他最不缺的就是米,最需要的恰是反對黨無法滿足他的金援。

再來是反對黨常高呼要改變土著選民的思維,但是除了少數人是長期在鄉區耕耘,關注土著選民的需要,為他們被剝削的權益和被侵占的土地發聲和出頭之外,大部分的他們只在達雅節造訪或是在選舉季節突然出現,這叫土著選民如何相信他們?當政客以嘲諷的口吻批評土著求安逸不思變,他們應該好好反省,自己是否認真努力過?

8-5-2018 星洲日報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2018年第14屆全國大選, 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