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父親

IMG_2812

24-6-2018 :海星報

這篇文章刊出時,父親節雖已成為過去,但我還是想寫寫有關父親的事,緬懷離世至今已10年的父親。

我的父親當然不是完美無暇,凡人如你我有的缺點,在父親身上同樣可找到。我也不是百分百的好女兒,當然無資格奢求父親是零缺點。父親予我最深刻的印象,我想是他不露痕跡,流竄在我生命中,也影響我至深的愛的教育。他和大部分的東方男性一樣,含蓄保守,“愛”這字從未從他口中吐出,然而他總悄然無聲,在平凡的小日子,在一些細微動作中詮釋他對家人的關愛。

父親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道愛,是他骨瘦嶙峋躺在病榻時。飽受病痛折騰的父親,見母親不分畫夜,勞心勞力照顧他,以飽含愧疚的眼神對母親說:“對不起,給你帶來麻煩了……”,這一聲對不起何其沉重,盡管愛字沒有說出口,我聽母親轉述時,深知這一聲對不起,其實是蘊含父親對母親在近40年的婚姻路勞心勞力付出的感恩之情。

父親曾說,沒有一種口味的蛋糕比得上牛油蛋糕美味,且點名一定得用馳名的金桶牛油。我為此學習烘焙牛油蛋糕,也聽從父親的話,只選金桶牛油。每一次蛋糕剛出烤爐,父親總嚷著要先嚐為快,見他呷咖啡配松軟的蛋糕,滿足的神情是我最大的欣慰。

在生命末期,父親胃口漸失,唯獨一次,他主動提起想吃牛油蛋糕,那也是我最后一次為他烘焙牛油蛋糕。也在那一次,父親小口吃著蛋糕,臉上不見昔日愉悅的神情,若有所思的模樣,我明白父親知道自己的時日已無多。父親走后,思念他時,我會拿出烘焙器具,在牛油香滿室飄香時,緬懷父女情。

父親是佛教徒,卻以身教示范尊重的美德。盡管姑姑們一度對我和姐姐信仰天主教有意見,但父親總淡然說,孩子有信仰的自由。祭祖時不強迫我們拈香,甚至主動先提醒姑姑們,我們是不燒金銀紙。父親不是愛說大道理的人,但卻以身教,教曉我們要堂堂做人。父親的肉身已腐,他的愛卻永存于我心。死亡結束的是生命,父女情卻是永恆不變。

24-6-2018  海星報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海星報。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