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蒼野草,“另類”風景

IMG_3179

29-12-2018:星洲日報

駕車經過砂拉越首府古晉一些要道,映入眼簾的不再是整齊的園藝市景,而是兩旁或是中央的路堤長滿了礙眼的野草。

年杪,漉漉濕雨,驅走炎炎夏日帶來的悶熱,卻也滋潤了路旁的綠草。野草一寸又寸的長高,迎風搖曳,未能讓人感覺心曠神怡,反倒搖出了一齣政治鬧劇,讓人心煩。

這一齣戲以野草為“主角”的政治鬧局,不過是進一步驗證,政客永遠是政治過招為上,以民為本只是虛情假意的承諾,不屑一信!

砂政黨聯盟揭露,聯邦道路雜草叢生,全是因為聯邦沒錢撥款,導致割草承包工程被迫擱置。砂希盟不甘示弱反擊,一切全是因為撥款被前朝政府的朋黨干撈所造成的後果。

雙方相互隔空互嗆,適時再配搭鏡頭前手指野草再咧嘴一笑的畫面,似有“這終于被我逮到了”的意味。另一陣營呢?繼續與前朝痴痴纏,忘了今時今日,身份已對調,更無視人民早已厭倦那副喋喋不休,不斷在控訴前朝犯下種種錯誤的嘴臉。

最叫人既無奈又痛心的是,吵吵鬧鬧到最後,往往企圖以一句:“不要把事情政治化”收場。這事究竟是不是被政治化,老套的說一句:見仁見智。但不管怎麼吵怎麼鬧,民生課題屬于政治的一部分是不能被否定的事實。

普羅百姓如我,不知何謂聯邦道路,更沒有興趣去研究哪些道路屬于地方政府管理,哪些保養項目是由聯邦政府承擔。人民只知道雙眼所看到的是,路邊的草一天天的長大,卻不見有人來割草。人們更不懂得細分,這究竟是地方政府失責,抑或是公共工程局沒有善盡監督承包商的責任,老百姓只會含糊籠統罵一句:都是政府沒做事!

這就像是考試的應試題,有問必有答,答非所問,就得被扣分。問題被攤在陽光下了,解決方案又在哪里?

若說,聯邦因國庫空虛而暫擱撥款,是否有應急的處理方案?反之,若真是撥款被干撈,就該貫徹問責制到底。任由野草繼續生長,不僅是市容的整潔和城市的形象被破壞,下至地方議會,上至州政府,乃至于聯邦政府同樣是臉上無光。

同樣,對于承包商的確需要有一套透明又有系統的堅督機制,確保他們定期做事,更不是收了錢卻不辦事。如果撥款真被干撈,更要殺一儆百。然而,擾擾攘攘了至少半個月,到現在不見有人挺身而出,那礙眼的野草何時會被割短,何時要還我市民翠綠、整齊的園藝青草地?

人民要的是解決方案,不是口水戰,更不是一味地相互推卸責任。

29-12-2018 星洲日報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