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新年

IMG_3226

9-2-2019:星洲日報

落在2月初的農曆新年,讓我若有所思,思緒把我引回11年前的農曆新年。 

11年前,父親就在農曆新年前夕告別塵世,出殯的翌日正好是大年除夕,此起彼落的煙花爆竹聲,沖淡不了喪父的悲慟。那一年的年初除夜,我取出擱在櫃子里的相冊,從一張張映入眼簾的相片,把對父親的記憶,從此儲存在心中。從父親年少、成家立業、步入中年,再走入晚年,與孫兒女們的最後合照,我懊悔的是對父親的過去了解甚少,而永不回頭的時間,留給我的只有無盡的缺憾。 

今年,年近八旬的母親主動獻議來異鄉陪我過年,我雖略感詫異卻也當然欣喜說好,畢竟母親在哪,家的味道就在哪。向來不太重視傳統禮俗的母親,不經意地流露一些轉變,譬如突然說出一定要同桌吃團圓飯(往年,母親掌大廚後往往以累或沒胃口表示稍後再吃,或是堅持家人先吃,自己非得先刷完鍋碗瓢盤才安心吃飯),我突有所悟,不是時間改變了母親的觀念,而是時間讓她,也讓我意識,相聚有時,團圓有時。 

新年,是歡慶相聚的美好,于我,亦是允許自己短暫休息再出發,亦是沉澱思緒的好時機。隨手抽了書架上蒙上薄塵的書籍,是為干涸的腦袋補充缺失已久的養份。先是讀了幾個章節的《這就是德國:柏林圍牆倒塌後的富國之路》,還未讀到精華,卻已從德國走過的歷史足跡感受大起大落的悲壯。長輩力荐這是一本好書,說是從德國的際遇讓他反思歷經改朝換代洗禮的馬來西亞,當朝的政治領袖能否以德國為借鏡,不再盡是數落前朝的種種不是,而是踏踏實實履行整頓大馬的責任? 

新年嘛,讓人煩躁和帶來負能量的政治雖與你我的生活習習相關,且暫時性選擇對混沌的政治視而不見。于是,我又隨性的從書架中找書,目光觸及去年從香港帶回來的《天長地久》,天長地久這4個字像是在對我召喚,是時候重讀它。 

隨手一翻,第97頁那蒼勁有力的粗黑字體:“此生唯一能給的只有陪伴,而且就在當下,因為人走茶涼,緣滅,生命從不等候……”。是呀!當下想說的話,想做的事,都不該被莫名而起的顧慮所牽絆,因為你永遠不知道,這樣的陪伴,哪怕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話家常,會在何時只能在追憶中緬懷。也哪怕那在你耳際說了無數遍,你已倒背如流的往事一再重複對你訴說,你也要耐心靜靜聆聽,因為終有一天,當初的叨叨絮絮將成為伴你此生,你僅有的珍貴回憶。 

今天已是大年初五,若你還未返回工作崗位,請把握陪伴父母,還有和手足相聚的時光。如果你已回到為生活打拼的城市,也請你多把你在乎的人放在心上,把聯繫當作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就像呼吸般自然。感情的維繫不是依靠每年的春聚,而是需要如細水長流般,因為人生裡有些事,就是不能蹉跎,如龍應台所說,學會把片刻當作天長地久。

9-2-2019 星洲日報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綿里藏心, 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