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评论】一个医生之死

网上涌起一片哀悼李文亮的浪潮。大家都说他是英雄,烈士,该给他立个纪念碑。

李文亮是谁?一个最先揭露武汉相继出现7宗新冠肺炎病毒肺炎病例的医生。除却医生的身份,他是父母辛苦培育长大的孩子,爱人期盼和他白头到老的丈夫,也是5岁的孩子,妻子腹中二胎的父亲。

疫情夺去了一个仁医的生命,也让二老承受白头人送黑头人之痛,妻子痛失挚爱,而孩子们得面对父亲永远在他们成长路上缺席的残酷事实。

他在朋友圈,在微博公布病例,是意在提醒,要同穿白袍的战友们紧密关注病情的后续发展。他的劝诫和提醒,从来不是为了让某某单位或某某人难堪,更不是在制造无谓的恐慌,无奈他最后得到“回报”是让人悲愤的训诫。他感染病毒又不幸死亡,更像是压垮这个压抑太久的社会,一根最后的稻草。

李文亮的死,霎时刺激了这个社会一度被麻痹的神经线,所有曾经被刻意淡忘的记忆像是一夜间被激活般。于是,各种各样要求纪念李文亮的文字、声音充斥在社交媒体,也许大家都认为,这么做才对得起李文亮,是还给他应有的公道。

但如果李文亮有知,我想,他会告诉这些人,他不需要英雄的称号,他也不认为自己配得上烈士的冠冕,更甭说是需要立碑纪念他。

当然,他更不希望自己的死,被无限的“伟大”化,因为他受的教育告诉他,医生不是只要懂得医病,更要懂得医心,对工作的尽责和热爱,以病人为中心,是从医的最初理念。

但尽管他的善意提醒,换来的是训诫书上让人刺眼的两个字:“明白”,更悲凉的是,自己最后也败给病毒,但这“明白”恰是李文亮留给世人最后的警惕。

若是明白,这个社会需要的是不止一个李文亮,而是万千个有良知的李文亮。

明白了,这个社会需要的是集体的发声,集体的监督,集体的警醒。

明白了,所有的事后孔明都是无意义的。

明白了,为何当年鲁迅走上弃医从文之路,因为正如鲁迅留下至今仍叫人震耳发聩的名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亦如在生前,李文亮并不认为自己的吹哨行为是干下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自认是一个爱吃炸鸡,爱追剧,偶尔也会对生活有所抱怨的普通人,而这普通人拥有的关心社会,热爱生活的因子,却是这个社会一直匮乏的。

李文亮是死于病毒,更是死在一个习惯于自欺欺人的虚假社会。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何俐萍)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