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评论】只许州官放火?

第3階段的行管令進入倒數階段,是因為疫情漸露緩和的曙光,還是從高官的言語間臆測到“解封”有望?若不是在人群中放眼望去,近八九成的人都罩不離面,你會心生錯覺以為,我們根本是處身在解封前夕的鬆懈狀態。

超市內堆得如小山丘高度般的口罩,彷彿是給了大眾一顆無形的定心丸。口罩的品質孰優孰劣在這節骨眼已成次要。那一盒盒標明是三層口罩,外層印上賣家商號,對外釋放的訊息是,市場短期內不會有口罩荒,大家安啦!

那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有了口罩解除了大伙兒心中的慌亂,意味可以暫且安心。憂的是,口罩對一些人似乎如護身符,戴著它就以為病毒已與自己的世界隔絕,即使那口罩早已被你拉低到鼻子下,只為貪戀吸一口讓你當下暢快的空氣。病毒是什麼?疫情與我何干?薄薄的口罩蓋住鼻和嘴,卻已讓你卸下防備,摩肩擦踵中,何謂一公尺距離早已拋在九宵雲外。

這邊廂,執法人員加強執法力度,艷陽下不顧排起長龍,也要逐一攔車問個究竟。那邊廂,嘗試在測試自己運氣是旺還是低的人不在少數,為了邁開腳步出門,能想到和不能想到的理由都能脫口而出,讓人氣,亦讓人笑。

出門的理由不足,就得受罰,償還不了罰款,就等著坐牢!但人心都是肉做的,也不是個個執法人員都是鐵石心腸。

“好啊,你就把我關進牢,你就每天定時幫我送飯菜給我的家人。好啊,有人暫時養我也不錯,我在里面住可senang咯,不必管這麼多!”行管令期間兩度出現在我家大門口的割草工人諾,攤開雙手對我說道。

諾說,執法人員對他的說詞也無可奈何,也許是出于同情,揮揮手就示意他離去。他很得意自己逃過被開罰單,那種“你奈我何”的口吻似在告訴我,這理由看來可以屢用不爽。

諾是典型的知足常樂型,以華人的角度審視,他是不會規劃人生,有幾十塊錢在口袋,能解決三餐他就很滿足,不會想要幫多幾戶人家割草掙多點錢。他可以突然消失好長一段時間,又突然出現在你家門前,鳴著起連串的“嗶嗶聲”,等同是告訴你,他最近缺錢了!

領了費用即揚長而去,我突然想起自己應該告訴諾,他還可以隨身攜帶著副部長群聚用餐和事後道歉的新聞剪報,當被攔阻問話時,就提高聲調:“YB可以,我為什麼不可以?”,再不就扮可憐,低聲說“minta maaf”。副部長道歉了不是啥事都沒有嗎?憑什麼老百姓就要被對付?

也或許副部長是“以身犯險”借助自己的不良示范,給民眾一個脫罪的理由。高官道歉了都沒事,難道還要對老百姓開刀,這不是典型的只許州官犯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 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