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绵里藏心】我们都是被耍的大笨蛋!

自从那一道后门在今年2月下旬打开之后,吊诡的是,那些曾经口口声声不齿走后门的人,却彷佛从中取得了灵感,在后门中又想再辟一道后门。后门政治学从此在大马兴起,形成大马独有的政治文化。

后门,曾经是多么不光采的形容,但荒谬的情势发展却显示,大家都被这道打开的后门所深深着迷。后门之后还有无数个可能存在的后门,曾几何时,后门是通往权力核心的捷径,后门风光无限好呐!

安华不顾冠病疫情在大马陷入扩散之虞,再抛震撼弹,目的不外是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另一边厢也佐证了安华深知这回极大可能是自己在政坛的最后一次押注,纵使被万千人所唾骂,也不惜放手一搏。若说,安华走得是慕尤丁当初的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同时,事实已证明,这条通往后门之路不再是寂静。安华的首相梦,因为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在他前脚刚离开皇宫,后脚也跟着入宫觐见,已经添增变数。

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因疫情严重决定把接见各党党魁的日期挪后两个星期,这一展延又给政客逮到了以时间换取空间的机会。大马的冠病病例天天是以数百宗来计算,但政客眼中没有人民,他们在乎的是权力和地位。在人民忧心于突变的病毒会否进一步在社区全面扩散,政客却毫不避忌地高谈要如何抬高声势,积累所属阵营的夺权筹码。因为一场不必要的选举而让冠病在沙巴全城沦陷,但惨重的代价却要全民来承受,但政客们表面上是表现出一副关心疫情的模样,但暗地里是处心积虑要趁乱一举绊倒政敌。

朋友苦笑说道,当山哥率领医疗前线人员号召人民一同努力抗疫,政客们却努力在变天,沙巴“成功”了,但变天的戏码却像是一出连续集,政客不顾人民是否买单,剧本烂透了还乐此不疲地写下去,也演下去。最后病毒突变了,人心因疫情而慌乱,政客还极不识趣来凑热闹,让人民烦上加烦。

写了不少的政治评论,却发现再多的分析,自己对政治始终还陌生。陌生是无法理解政客怎能一再明目张胆地撒谎,却还能面不改色?许多政客都大言不惭说从政为了人民,但越是看多了政坛上的尔虞我诈,越是觉得所谓“我为人人”根本是世纪谎言。

而每每有任何政治纷争,政客最爱附加一句:“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但从大马政局的变化只有一个乱字可形容,我不得不说,这些政客之所以能恣意妄为正是拜人民一次又一次瞎了眼所赐。

有句俗话是这么形容,第一次被骗是纯真,第二次被骗是无知,接下来再被骗就是愚蠢。今天,人民心中以为的民主却被政客屡屡以谎言来践踏,我们寄望带来改变的选票变成孵化青蛙的温床,选民的信任被政客当成是交易的皇牌,我还真忍不住说,我们都是超级大笨蛋,根本是在自食恶果!

16-10-2020 星洲日报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