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评论】解密太难

当举国上下都把焦点聚焦在财政预算案能否通过的重头戏(最终是如预料之中,二读通过了) ,一则有关国盟政府以“机密”为理由,宣布不会为大马建国契约(以下简称MA63)“解密”的新闻报道,似乎除了少数关心砂沙权益的东马人外,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这从新闻引起的话题性、版位编排以及在社交媒体上的讨论程度都可以窥之一二。

即使在东马,尤其是近年民间在积极推动复邦运动的砂拉越,这课题反而不及近日来闹得沸沸扬扬,有关修宪引发谁才能称得上是砂拉越人,在砂拉越有竞选资格的争议更受人注目,更甭说是激烈讨论了。

MA63不解密,之所以无法引起广泛的关注,一来或是因为对东马人眼中的“马来亚”人,这课题只与东马人有关,东马人才会有切身的感受,何况两地之间长期都被一道无形的围墙所阻隔,若对历史背景全然陌生,甚至还以为砂沙本来就是一个“州”,自然无法想像东马人谈起长期被矮化和剥削时,语气中难掩激动的情绪。

再者,也是因为这课题不是近日再爆出,这些年虽经历政党轮替,但复邦和还以自主权的努力仍如龟速般缓慢前进,东马人民早已学会自我安慰,不抱以期望自不会因为屡受到打击而失望。

因此,当负责砂沙事务的首相署副部长哈妮法泰益在国会下议院回应国会议员的提问时,带着对我而言是官方式的答案,以基于多方面的因素,包括司法、技术性的商讨过程及涉及机密等,作为回应这份在57年前改写东马历史,也从此改变东马世代人民的命运的契约不会解密时,这则新闻没有在舆论掀起千层浪的效应,就和其他大大小小的国会新闻掺杂在一块,篇幅的大小也恰好说明了它并没有多重要。

再后来,我又浏览到一则关于哈妮法的上司麦西慕说,如果有足够的议员支持,不排除或再提呈法案以恢复砂沙的地位。“不排除”、“或”,不管是用什么语言来诠释,那都是带有保留意味的涵义,是充满不确定性,既要带给人希望,却又不敢直接了当,豪气夸口承诺一定会做到。也罢,被愚弄了一甲子,还痴心妄想政客会兑现诺言,信者不是笨就是蠢到无可救药。

拒绝解密的课题只有少数的反对党和倡导独立的政党在嚷嚷,直言不公开、不解密必是有“不可告人”之事,但任你涨红了脸力竭声嘶在骂,你又能奈他何?谁掌控了执政权,谁就牢控了话语权,就像搓在手中的面粉团,要搓成什么样的形状,任它主宰。

说回解密和复权之路,它注定会是漫长,甚至是短期间都看不到尽头。虽可自我安慰说,再长的路终会有走到尽头的一天,但在踱步往目标奔去的过程,政客就会继续把人民玩弄在股掌之间,把它当作是钓饵,一次又一次诱人上钩。为何不解密?为何复权太难?说穿了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28-11-2020 星洲日报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