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一個亂字了得

星洲日報

曾連續3天,大馬的冠病病例破5000宗,不是中國防疫專家鍾南山的團隊如神一般的預測精准,以科學為基礎的研究加推斷,加上大馬在防疫上的漏洞處處,我們都要有最壞的心理準備,疫情會走向更嚴重,短期內很難看到緩和的曙光。

衛生總監諾希山說,病例激增是因為全國危機準備及應對中心延遲接獲確診病例報告,當中還包括在2020年確診的病例。“這當中是不是有隱瞞?”朋友發來訊息問我,我無法提供有權威性的答案,但從最近身邊人談起疫情都不斷在搖頭,我覺得比疫情更讓人擔心的是,人民對決策單位已全然失去信心。

如今連諾希山每天公佈的報告已經無法反映實況,數據的背後挑起的是更多的疑惑,那已是淪為形式上,毫無意義的宣佈。

曾經是大馬人心目中抗疫英雄的諾希山,先是感嘆抗疫之路看不到盡頭,再來是怨嘆人民不遵守SOP,這顯示諾希山也對我們的抗疫體系失去信心。走到這一步,人民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我不否認人民當中有害群之馬的存在,不認真做好防疫的措施,甚至還四處趴趴走的人更絕對不在少數,但在非常時期,決策單位的優柔寡斷,以及在政策上的不斷U轉,也間接讓人民產生誤解和錯覺,不管是行管令(MCO)或是有條件行管令(CMCO)都已是形同虛設!

每一個決策的擬定不是讓人看到決策單位要截堵疫情的決心,更多的時候是今天同意某項決策,過了兩三天卻又上演自己推翻自己的鬧劇。既要顧經濟,又要防疫,兩者之間如何精准拿捏也確實不容易,但在權衡輕重之後,我相信大部分人是抱持寧可決策單位一開始就嚴格管制,而不是在半松半緊中,制造讓人民松懈的空隙。

政府一再強調,眼前不管是行管令還是有條件行管令都和去年的情況有很大的分別,即在不摧毀經濟的大前提下,允許一些領域盡可能如常作業。大方向是沒有錯,但問題往往出在細節。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單是所謂“必需服務”領域的詮釋都各有不同。我在詩巫的親人有經營文具店,也有小本生意的複印店,在行管令落實初期,他們被告知不准營業,但之後接獲可營業的通知,前後不到一周的時間,又再接獲不准營業的警告。前天也有家具業者感到不滿,他們是接獲1000令吉的罰單後才“恍然”明白,獲准營運的是家具廠而不是家具店。如果打從一開始就白紙黑字說清楚,就不會讓人民覺得有被愚弄的憤怒。

再來是入境申請,有不少人反映入境申請屢不獲批准,多方詢問後得知是砂政府會更嚴格控制入境人數。若是如此,當局何不干脆全面暫時封城,免得民眾買了機票又做了檢測,卻被砂災管會擋在門外,這又何苦?

疫情亂糟糟,政策又顛三倒四,此時此刻,又怎是一個亂字了得?

2-2-2021 星洲日報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 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