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评论:疫苗,希望的曙光

5.3.2021 星洲日报

疫苗接种计划开跑,大家最关心的是注射后有什么反应,更担忧的是会不会有什么不知名的副作用。

人的心理是充满矛盾的,既希望自己可以尽快摘下口罩,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然而当可以帮你对抗病毒的疫苗来到你的眼前,却又不自觉犹豫、害怕起来。

也当前线人员陆续接种疫苗,许多人又突然疑问重重,为什么政治人物也算前线,为什么首批接种的不全是医护人员?他们忘了除了医护人员,军警、消拯员,甚至是教师都被归类为前线,大家虽然各处不同工作岗位,却也是在各自领域冲锋陷阵的一群,只是该如何按性质作出妥善的分配,的确是考人智慧。至于政治人物嘛,“让政治人物先打,他们有事,人民就安全了”的经典笑话,应该可以让你释怀了吧?

现阶段,政府未采取强制性接种冠病疫苗的措施,一方面是理解人民的忧虑,若一味强制,反倒适得其反,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通过教育宣导,让人民基于相信科学而自愿注册接种。

当许多人还纠结于该不该打疫苗,把焦点放在副作用上,甚至在媒体报导外国出现接种疫苗后导致死亡的个案时,我们无须无限放大对死亡的恐惧,而是该去深究死亡病例是否与注射疫苗是有直接还是间接的关系。

也当人民仍质疑疫苗的有效性,我却看到一批又一批前线人员挽起袖子注射疫苗,而当中有无数陌生的脸孔在注射是流露欣慰的神情,又或是带着笑容面对镜头。不是因为他们的工作本来就离不开针头,而是因为他们深知要在这场疫战中继续冲锋陷阵,疫苗就是他们能寄托希望的盔甲。

前线人员接种冠病疫苗

抗疫一年来,走在前线的医护人员没有言累说放弃的权利,他们肩挑的责任促使他们必须冒着可能被感染的风险,顶着必须与家人分离的压力,继续争分夺秒救治病人。他们最需要的不是过度的赞誉,也不愿看到人们把他们高捧为伟人,帮助他们、肯定他们的唯一方式就是保护好自己。眼前,我们需要的不再只是戴好口罩,勤洗水,
还包括注册接种疫苗,这才是对前线人员最实际的帮助。

所以,当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公开说明他注射疫苗后轻微脚无力,或是有人告诉你他在完成第一剂注射后注射处有酸痛感,又或是第二剂注射后的反应可能会比第一剂来得更大,他们都不是要阻吓你或是要让你退缩,而是为你做好心理建设,没有恶意或是有其他意图。

在抗疫的路上,你我都必须清楚知道,疫苗也许不是救命的稻草,却也是眼前唯一可以让你看到的曙光。

5.3.2021 星洲日报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 評論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