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评论】唉,什么亂七八糟的政策

20.3.2021 星洲日報

一周前,用人仰马翻来形容大伙儿因为1万令吉重罚政策的的慌乱心情是绝对贴切。回顾当时,有理发师因为客人理发时没有戴口罩而挨罚,有摊位的员工因为休息片拉下口罩透气片刻马上接到了一张可能是她积攒了一年的工资都付不起的罚款。

各地陆续传来民众被开罚的坏消息,大家在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时候是有满腔的愤怒。一年来,因为疫情带来的经济骨牌效应,这一年大家的日子都过得艰难,裁员、减薪的情况,在你我的周遭真实上演。政府一方面为了截断病毒的传染链而祭出重罚的铁腕政策,另一方面却是极其矛盾又自打嘴巴似的不断开放更多领域来设法活络经济。在一边厢严加管制,另一边厢却不断鼓励人民多出外消费,但同一时间又透过严厉的惩罚方式,似乎也是有意无意在警惕人们,为了避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何况不怕万一,只怕一万,还是尽可能能不出门就别出门吧!

詩巫一干盤麵攤女員工(右)2021年3月13日因口罩下巴戴被標準作業程序日常監督聯合行動隊逮獲,當場被開1萬令吉罰單。

这项政策不是即兴而制定,更应该说,制定政策者早就该料到政策一出台必然是会激起民愤,但从决策者从行动上展现誓要以重罚震慑民心,我相信许多人都如我,以为决策者抱持着不管是遭受多少的责骂都必会坚持到底的决心。然而,在民怨已冲高,朝野政党都不约而同提供义务法律援助准备协助为民伸冤,但决策者就突然紧急刹车,再来个急转弯,当然绝不会是高官们脑袋里所想的,百姓必会是感激涕零,泣谢政府知民心所苦,实际的状况是,愤怒的情绪依然高涨,分为三种等次的违例行为没有解民惑,反而是因为仍存在许多不明确的疑点和模糊地点,同样让人无所适从,不知如何是好。

一开始漏洞百出,也落人口舌的政策是把警方推向兴论的风口浪尖,也把无形的重重压力推压到各州的卫生局人的身上。警员作为政策的执行者只能按上头的指示办事,但每开出一张罚单都是 一次警队形象的扣分,当情绪击垮了理智,人们想到的只会是开罚单的警员是滥权,向人民开刀之余,还找机会从人民的口袋拿KopiO钱,绝不会体恤他们也是按指示办事。

劳师动众一番,如今不但姿态放低,口气放软,到头来是白忙了一场,本来形象都不好的政府这回更让人深信不疑这个政府还真不靠谱,连带警察也被搞得灰头土脸。总归一句,早日如此,又何必当初?

如今说是先百般劝导,不得已才开罚单,罚款额不但大幅度降低还提供尽早偿还的折扣优惠,看起来是亲民,诸不知看在人民的眼里却只有厌恶,也丢失了信任。

疫情使人民感受到生活过得如履薄冰,寄望政府在管控疫情的同时,也能为已病恹恹的经济环境注入泉源般的活水,结果却是没有盼到政府的贴心照顾,而是用乱七八糟的政策告诉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21.3.2021 星洲日報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綿里藏心, 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