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评论】凯里的中文秀

20.3.2021 星洲日報

“我打了Sinovac疫苗后,我感觉很好,中文也突然变好了。”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凯里的这番话,幽了自己一默,也给近日剑拔弩张的政治气氛起了缓解的作用。

凯里的这番话当然是公关台词,而这漂亮的台面话,给他
自己加分,也是给中国政府十足的面子。相信他的信心昭示,听在中国驻马的众外交官耳里,也必会是欢欣喜悦的。

凯里说中文的这段不到30秒的视频,转发率极高,在社交媒体上的分享率也很高。我个人也看了好几遍,可以看出他的中文台词是经过一番苦练,虽然口音上听来有些别扭,但胜在自然及有诚意;单是这点,他就赢了很多只会耍嘴皮功夫的政客好几倍。

话说回来,凯里的中文秀只是他在政治上积攒人气的其中一项努力。我对凯里的认识,得回到他当上前首相阿都拉的女婿。当时对凯里也没有很深的印象,只知道他和伯拉的女儿诺丽结婚,好几年来他都是蓄平头短发,这一两年却改形象,蓄起“山羊”胡子,换上略长头发的造型。更让人对他开始有所关注的是,凯里也从多年前的马来人至上的思维,大逆转为包容和开明的思维。

毕业于牛津大学的凯里,在2006年时以巫青团副团长的身份发表“华人利用巫统的内乱趁机提出种种的要求”的言论。想当然尔,这番言论在当时的政坛是掀起风暴效应,华社怒斥凯里的激端言论是要激化种族矛盾,但即使言论激起千层浪,甚至受到岳父阿都拉的训责,凯里当时坚持不道歉,还强调他的言论是为了维护马来人的权益,避免马来人被边缘化。

究竟是经过岁月的洗礼,褪去了凯里当初的激进,磨平了他的棱角,还是他在政坛上浮沉,终究意识到要继续走政治路就必须以开明的作风赢得民心,种族主义只会把自己带往死胡同?凯里逐渐转向走中庸之道,也被称为巫统内的开明派。我不会说,凯里是巫统内的一股“清流”,毕竟是保守还是开明对政治人物而言也是一种形象保装上的需要,但凯里对政治的野心和企图心,从他最近被票选为国盟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凯里已经是踏在攀上更上一层楼的阶梯。

凯里的中文秀,你可以说是耍政治花招,但从他率先施打科兴疫苗,亲身证明科兴疫苗的安全性,我们都不能否认,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人民想要的是什么。

20-3-2021  星洲日报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 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