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揭伤疤抗美歧视亚裔.爆红前军官来自诗巫

“我这样够爱国了吗?”在美国俄亥俄州威彻斯特镇(West Chester Township)信托委员会会议上当众解开上衣并展示当军人时在胸口上留下长疤的黄良华(Lee Wong)原来是砂拉越诗巫之子,其祖父黄景和是当年随黄乃裳来到诗巫开垦的先驱。

曝光后媒体邀约不断

黄良华是美国俄亥俄州威彻斯特镇信托委员会主席。在美国反亚裔情绪日益高涨,他在3月杪在信托委员会的会议上突展示伤疤的举动,也使他的名气飙升。在美国更有人在他不知情下,以他展示伤疤的图片印制在恤衫上,来自全球各地的媒体邀约访谈更是不断。但华良华说,他当时的举动不过是要表达自己的内心话,是出自他的肺腑之言。


“我这样够爱国了吗?”在美国俄亥俄州威彻斯特镇(West Chester Township)信托委员会会议上当众解开上衣并展示当军人时在胸口上留下长疤的黄良华(Lee Wong)

他说,反亚裔情绪自美国建国初期就一直都存在。近几年确实有急速上升的趋势。冠病疫情发生后,政府的处置不当加剧对亚裔的歧视和侵害,在美国的亚裔要坦然面对这些问题,不能一味回避。

黄良华(69岁)接受《星洲日报》独家访问时表明,他希望能通过这次引起的新闻效应来提醒大家注意到亚裔社区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及美国一直存在的歧视亚裔的问题。

他更希望能通过对话和沟通,以理性文明彼此尊重彼此相爱的方式来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

街上遇袭改变人生.想当药剂师 最终却从军

黄良华(69岁)70年代中学毕业后飞往美国芝加哥攻读药剂系,原本计划当一名药剂师,但一次在大街上遭遇种族歧视者的侵袭,从此改变他的一生。

“原来我对美国是充满好感和憧憬,但一次被种族歧视者对我展开人身攻击,那次的打击让我看到了美国的另一面,更渴望看到公平和正义能够得到伸张。”

曾想当警察维护正义

事情发生后,黄良华观看了一部关于警察的电影,触动他想当上警察,维护正义。他偶然遇上美国军队的招聘官,后者询问他是否有兴趣参加军队,还送给他一个军警的袖章。

“我回家戴上(袖章)后感觉就上来了,随即报名参军。"黄良华在军队服役20年后退休,他直言军队生涯改变了他,他不再是当初一心想要报复那个袭击他的人,而是用心去理解美国精神和民主的含义,更决心无论去到哪里,都要尽力把哪里的社区变得更好。”

石头玻璃碎割伤胸口

黄良华胸口的伤疤是1975年在陆军作战训练,进行地底爬行训练时被石头和玻璃碎割伤,后来因为细菌感染导致留下伤疤。

牢记祖父黄景和教诲

黄良华出生在诗巫光华小学附近,一个唤为“三河村”的地方。他先是在卫理小学接受中文小学教育,之前分别在古晋圣若瑟中学及诗巫光华中学接受英文教育。

在诗巫,有一条路是以黄良华的祖父的名字─黄景和,来命名。在黄良华的印象中,祖父是一位牧师,一生致力于传教工作,把自己的薪水都全捐给了教会,还经常给捐款给有需要的组织。

祖父生前的人生格言:“人要善良和谦卑,待人如待己”,他一直铭记在心

尽管黄良华在小学毕业后就离家到古晋就读,但他说,祖父的教诲深烙在他的脑海,尤其祖父常帮助贫弱群体,为社区和教会无私奉献的精神更影响每个家庭成员。

黄景和参与开垦“新福州”

黄景和当年响应开垦“新福州”─诗巫的黄乃裳的召唤,从中国南来协助建设和发展诗巫,也积极推动教育工作,包括参与创建光华中小学及卫理学校和教会。

“他是一位谦和、低调,对慈善工作及社区服务极为慷慨及热心付出之人。”

根据记载,当时拓荒先贤所种植的农作物,多是蔬菜、水果与胡椒,黄景和是第一个发起种橡胶者,主要是因当时胶价高且稳定,后来垦场更大事种植橡胶树。

追随兄长赴美留学.从军学会勇敢发声 

询及为何当年选择远赴美国升学,黄良华解释,70年的砂拉越没有高等教育,加上他的大哥在美国,以及考量到赴美升学的前景光明,因此亦追随兄长的步伐。

他毕业后留在美国工作及生活也是基于当时的美国学位尚未受到大马的认可,而且美国在教育和科学水平方面都领先全球。

至于军人生涯,黄良华不讳言,良好的福利,包括提供不错的工资和待遇、免费住宿、提供免费的升学机会、照顾家眷的生活以及是通往获得公民权的路径,亦有其吸引力。

“更重要的是,在军队里我学会当面对不公不义,亦当无畏惧的勇于发声及站出来。”

星洲日報微信公眾號

作者:马来西亚 星洲日报 东马副执行编辑:何俐萍

15.4.2021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特稿, 專訪。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