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老师,一份尊重

不知从何开始,我也习惯称沈保耀,沈老一声老师。我不是他的学生,却听过很多人称呼他为老师,也很自然地跟着旁人唤他老师。

好几次,目睹偶遇他的人谦恭有礼地唤他一声老师,而他总以腼腆的笑容作回应。这些称呼他老师的人,好多都是年过半百,甚至是祖父或祖母级。他们愿意再唤他一声老师,想必不是随口称呼,从他们的肢体语言,我感受到的是他们对沈老的一份崇敬。

也有好几次,沈老总是甩手拧头说,自己为人师表是误人子弟啊。沈老太谦虚,以他在书法界的崇高地位,这一声“老师”,他受之无愧。一回曾听沈老提及在80年代一次中国苏州行,因机缘和上天巧妙的安排之下,他和他当年在南靖师范的中文导师温渊和在昏暗的巷弄中喜重逢。阔别多年的相遇恍如隔世,师生在相拥中互问安好,临别依依,却也泛起不知师生何时能再见面的感慨。

我默默聆听的同时,脑海中浮现的是两位长辈惺惺相惜、互道珍重的画面。一股暖流荡漾在心间。

沈老的墨宝在文化界倍受推崇,在浮罗岸路竖起古色古香的牌楼,仰头一望可见他苍劲有力的墨迹。还有古晋华族历史文物馆、青山岩山门题匾及门联等,都是由他题字。2010年7月,沈老主办个人书法义展,还为古晋中中校董会筹得22万令吉的办学基金,这显示他的墨字受到肯定,而许多人是因为信任他、尊敬他,而百分百愿意力挺他的义卖之举。

沈老是谦虚之人,更是严以律己之人,对于自己的作品,他最多是说“稍微满意”,而从未见他人前自豪夸口说“很满意”。偶然得知,他十年余前意外跌伤并伤及右手,庆幸这伤不影响他写书法,沈老还自我调侃,跌伤后的书法作品还承蒙许多人喜爱。

我是晚辈,沈老是长辈,大有资格指教我,但每次碰面,他都是捎上温暖的鼓励。我想,沈老书法之出众,不仅仅是他独树一格的风格,而是他的人品已和他的作品融为一体。

见书法如见其人,我称他一声老师,是敬他的人品,感恩他即使从杏坛退下,却依然以身教来影响、教育无数人,而我亦是受教的其中一人。

23.4.2021 星洲日報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