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菜共生.迈无毒食代

“鱼帮菜,菜帮鱼”,乍听让人似懂非懂,鱼和菜是要如何互想帮忙呢?两者是如何“合作”?早已在国外极为普遍的鱼菜共生系统,用浅白的说法就是“鱼帮菜,菜帮鱼”。

尾随谢昭仁的车子,来到他在石角上湾头的占地一英亩多的农地,透过车窗映入眼帘的是成群的鸭与鹅在“漫步”。这是在高楼林立的城市地区再也见不到的景象,而谢昭仁就在城市的边缘区打造他的农家梦。

“反正有多余的叶菜,就‘顺便’养了。”这里不止有鹅和鸭,还有数十只的走地鸡,这些鸡吃的就是以鱼菜共生理念培植的蔬菜,加上遍地自由活动,长得特别壮硕、健康。

单看他粗犷的外表,你或以为他是靠务农为生,但实际上谢昭仁早年留学日本,攻读木材与化学相关的科系。因为疫情的缘故,谢昭仁暂时无法出国,但在这段无须奔波的日子,却赋予他时间和契机,好好发展他心心念念的鱼菜共生系统。

对无土种菜.新鲜又好奇

何谓鱼菜共生(Aquaponics)?简单来说,它是种结合水耕蔬菜和渔业养殖的农法,亦是大自然共生的原理。谢昭仁说,其实在古埃及时代的人就在尼罗河旁既种菜又养鱼,而现代人只是把它更系统化操作。

谢昭仁第一次接触鱼菜共生系统,是廿余年前人在国外,当时目睹外国人在庭院既种菜又养鱼,但他却没有看到泥土而感到好奇,之后一直把这事搁在心上。约两年前,谢昭仁决定在刚买不久的土地发展鱼菜共生,而当时也只是小规模在做。

2020年3月18日大马因疫情落实行管令(MCO),恰好在数天前从民都鲁来到古晋度假的妻儿及母亲因行动管制被迫“滞留”在古晋。因为哪儿都去不了,谢昭仁左思右想,突萌生念头,何不趁这段时间把鱼菜共生系统好好做起?

回想两年前小规模经营鱼菜共生系统时,谢昭仁不讳言,最大的投资在“时间”,尤其最初的半年毫无成果可言,只能边做也边摸索,若培植出来的菜不理想就得再思索,问题究竟出在哪。鱼该怎么喂、该如何把鱼水经过消化桶再分流供应给蔬菜,水质的拿捏等,也是一门需要用心推敲的大学问。

菜脆绿肥美.无毒又健康

鱼菜共生也颠覆了大家对“种”菜的传统认知。在谢昭仁的菜园里,看不到泥土,只有浮板、介质床和陶砾石等。然而,眼前的菜不靠化肥、没有施打杀虫剂,却是颗颗长得脆绿肥美。年逾70的谢妈妈见到我,直赞蔬菜吃起来的口感不一样,最重要是无毒又健康。

一般的做法是,菜培植在浮板或介质床的上方,下方则养鱼。谢昭仁则把养鱼和种菜分成两处,利用地心吸力的水往低处流的原理,把带肥并已过滤的鱼水引到“菜池”,靠鱼水滋养的蔬菜,自然长得肥美。

“当鱼的粪便透过微生物的分解就转化成肥料,再经过抽水把饱富养份的水输送到介质床。”谢昭仁进一步解释,菜根吸收鱼水带来的养分,同一时间也过滤水质,回到鱼池的是干净的水质。在良性循环下,蔬菜不必施肥,鱼池也不必换水,这就是“鱼帮菜,菜帮鱼”。

另外,当抽水系统把富含养份的水送到种植蔬菜的介质床,菜根吸收养分同时再将水质过滤,干净的水又回流到鱼池,形成良性循环。如此,植物不需施肥,鱼池也不用换水。

因为崇尚的是自然法则,蔬菜不能施化学药物,否则也会“殃及池鱼”,要消除虫害,就必须多动脑筋和虫斗。只见浮板上的铁架,每相隔不远处就贴着黄色的粘纸,靠驱光的原理引虫,每隔一段时间就得更换粘纸。

谢昭仁的菜园还不算大型,他直信若将来要再开发,首先必须做到严格谢绝对外开放,以防外人把病菌带入,形成威胁。至于鱼类,谢昭仁目前饲养日本锦锂和本地人俗称富贵鱼的罗非鱼(又称吴郭鱼)。工人每天会在早上和下午3点前各喂一次鱼,每天喂鱼就等于为蔬菜施肥,既能卖菜又能卖鱼,有两者兼得的经济效益。

鱼若养不好.菜跟着遭殃

谢昭仁估算,如今菜园里有近5600株,共8到10种的蔬菜。稳定的话,每个月平均有三四百公斤的收成。至于鱼类,则约有两吨左右。

他笑言,要做好鱼菜共生,首先就必须把鱼照顾好,鱼就像是他的“老板”,照顾不好,鱼菜都遭殃。

把心思都投入在发展鱼菜共生,目光长远的谢昭仁是思及将来年纪大了,没力气拿锄头耕作,鱼菜共生不但可让自己和家人有健康无毒的蔬菜和鱼供应,对生态环境又好。看到9岁大的小儿子在园地里,追着鸭子跑,在孩子欢乐的笑声中,这何尝不是谢昭仁送给孩子一份与大自然亲切的最好礼物?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特稿, 專訪。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