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评论:封锁不是万灵丹

3-7-2021 星洲日报

一个多月来的封锁,没有让我们看到疫情好转的希望,前日全国病例再度飙升到近7000宗,加上前些时候首相慕尤丁也说明只有病例降至4000宗,我们才有望从国家复苏计划的第一阶段迈入第二阶段,这无疑让人感到沮丧,眼下似乎看不到曙光的涌现。距离全面开放,莫非就只能是遥遥无期的等待?

我不知道各种冠上“O”名堂的行动管制令一夕之间改以“复苏计划”的原因何在?也实在不了解是哪位“高人”自认很行的点子。眼前,我们根本看不出有一丝复苏好转的迹象,而是在断断续续的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的政策中,看到越来越多人在生命和生计之中,饱受还未病死,已可能先饿死的痛楚。

动辄亿亿声的救援计划,投入庞大的市场,究竟只是杯水车薪,还是真能发挥救市的作用?从工商界开始有呼声要求政府应考虑动用储备金,显示大家都意识到救市不是数百到数千令吉的一次性援助是可以全面到位。国家需要的是一个很明确、清晰且让人一目了然的全盘复苏计划。

一个多月的封锁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换来更糟糕的局面,作为决策者的相关部门难道就不该深刻检讨,是不是现有的防疫政策仍有疏漏?是不是时候得改弦易辙,不以全国计算,改以由各州胥视疫情的发展来决定是否是停留在第一阶段,还是可以跳级到第2或第3阶段?而不是如现在般,大家揽在一起“等死”。

例如,确诊病例处于个位数的县或地区,可制定一些规定让当地的商家和居民逐步开业和复工,好比只能在各自的县区内活动,严厉禁止居民跨县,只限在区域内流动至少不会让地方上的经济陷入一摊死水。总不能让当地受影响的商家持续开不了业,受波及的领域员工因无法开工而面对收入大减的影响。老板也有老板的难处,应付不了时,减薪、无薪甚至裁员都是不得已的抉择,到了老板也撑不下去时,结业的后果是影响层面更大和更广。

要大家撑下去就必须在困局中设法给大家一条活路,一味封锁的政策早已透过病例仍无法大幅度下降的事实证明它绝对不是万灵丹,如此政府必须在严谨的防疫中制定更灵活、弹性及针对性的解封政策。

现在的政策形同是掐住商家的脖子,只有窒息感,看不到有迎接疫后新生活的希望。在与病毒共存的漫漫未来,要撑下去,不能单靠精神和信念,还必须有经济活水的灌入。

3-7-2021 星洲日报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情懷大地》, 評論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