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评论】:放宽选举SOP太危险

他们说,已经逾期超过半年了,不能无止境的拖下去,解除紧急状态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再不相信,船已来到桥头,也得信了。

他们说,疫下选举是情非得已,皱着眉头神色凝重地说:“一切以人民的安全和健康为重。”纵使有所保留,也只能姑且听之。

再后来,时间一步步往前逼进,他们开始改口说,SOP不能一成不变,原以为是想像中的收紧,却变成必须在乡区有适度松绑,因为有些地方没有互联网,要传递讯息太难了。

愕然之中,脑海浮现种种的联想和无限想像。没有身距的聚会,脱下口罩后的口沫横飞,再不然就是口罩戴下巴……

这几天,砂拉越的疫情数据很“美”,仿佛回到了一年多前的美好,久违的低于200的数据,确实让早已抗疫惫的大家情不自禁缅怀起疫情前的种种美好,心态和行为上更是不自觉在松懈,但当新变种病毒Omicron开始在全球攻城掠地,我们还真能置身度外吗?

说回竞选这回事,矛盾呐!政治人物不是高声嚷嚷道,人民的健康是不能妥协的吗?我认同策略必须有灵活调整的空间,但眼前疫情仍笼罩,SOP只有必须比以往更严谨,何来放松的空间和条件?

乡区的人民是淳朴的,他们对疫情的敏感不比城市人来得敏锐,他们的好客和几乎是来者不拒,疫情的肆虐中或许会成为致命伤,甚至再一次构成防疫的破点。

还记得引发巴赛感染群的奔丧女吗?她被冠上“病毒超级传播者”其实对她有欠公平,若不是因为防疫上的松懈,在长屋内可以来去自如串门子,病毒怎可能有机会攻破防线?有沙巴选举的前车之鉴,巴赛感染群造成近2700人感染的记忆仍犹新,政客怎能置若罔闻,制造让悲剧有机会重演的温床?

通讯落后不是这三五个月的事,政治人物若还有廉耻之心,应该自觉闭嘴才是,此时说得越多,岂不是提醒人们这几十年来一直在交白卷吗?话说回来,若是这些年做到对乡民照顾有加,也不必临到关头才来对他们嘘寒问暖,突然表现起热情和亲切,那是厚着脸皮的若无其事,你以为选民看在眼里,毫无感受吗?

再说一次,疫情才看到缓和的曙光,作为选民我们必须敢于说不,拒绝政治人物因为一己私利而重蹈覆辙。更何况,这一票该怎么投,理智的选民心中早已有答案。你说是吗?

30-11-2021 星洲日报

About Josephine Ho Lee Ping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星洲日报》之〈星洲会客室〉视频栏目主持人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理事 ●砂拉越古晋博爱协会理事 ●砂拉越晋汉连省华总时势组 ●毕业于大马新闻资讯学院;中学在砂拉越诗巫的公教中学修读。 ●1996年加入《星洲日报》,在砂拉越诗巫担任记者,过后,担任新闻编辑,随后,于2012年升任砂拉越高级新闻编辑。2018年2月升任为东马区副执行编辑。 ●何俐萍在砂拉越《星洲日报》撰写〈情怀大地〉专栏;同时,也在《星洲日报》全国言路版的〈绵里藏心〉专栏中发表文章。 ●何俐萍在吉隆坡天主教《桥梁》双月刊撰写〈童心童行〉专栏,同时,也在新加坡天主教刊物《海星报》、砂拉越古晋天主教刊物《天窗》撰写专栏。 ●何俐萍也在一些时事、政治课题上,受邀在国内外电视台及电台,新加坡CNA媒体集团辖下城市频道958电台 、马来西亚百格网络电视(Pocketimes.my)、City Plus fm电台发表评论。 ●何俐萍擅长于政治新闻、评论、副刊文稿等。她曾多次在获得新闻奖。 ●网站 web:josephineho.com ●电邮: Email : hleeping@gmail.com
本篇發表於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情懷大地》, 評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