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评论】:放宽选举SOP太危险

他们说,已经逾期超过半年了,不能无止境的拖下去,解除紧急状态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再不相信,船已来到桥头,也得信了。

他们说,疫下选举是情非得已,皱着眉头神色凝重地说:“一切以人民的安全和健康为重。”纵使有所保留,也只能姑且听之。

再后来,时间一步步往前逼进,他们开始改口说,SOP不能一成不变,原以为是想像中的收紧,却变成必须在乡区有适度松绑,因为有些地方没有互联网,要传递讯息太难了。

愕然之中,脑海浮现种种的联想和无限想像。没有身距的聚会,脱下口罩后的口沫横飞,再不然就是口罩戴下巴……

这几天,砂拉越的疫情数据很“美”,仿佛回到了一年多前的美好,久违的低于200的数据,确实让早已抗疫惫的大家情不自禁缅怀起疫情前的种种美好,心态和行为上更是不自觉在松懈,但当新变种病毒Omicron开始在全球攻城掠地,我们还真能置身度外吗?

说回竞选这回事,矛盾呐!政治人物不是高声嚷嚷道,人民的健康是不能妥协的吗?我认同策略必须有灵活调整的空间,但眼前疫情仍笼罩,SOP只有必须比以往更严谨,何来放松的空间和条件?

乡区的人民是淳朴的,他们对疫情的敏感不比城市人来得敏锐,他们的好客和几乎是来者不拒,疫情的肆虐中或许会成为致命伤,甚至再一次构成防疫的破点。

还记得引发巴赛感染群的奔丧女吗?她被冠上“病毒超级传播者”其实对她有欠公平,若不是因为防疫上的松懈,在长屋内可以来去自如串门子,病毒怎可能有机会攻破防线?有沙巴选举的前车之鉴,巴赛感染群造成近2700人感染的记忆仍犹新,政客怎能置若罔闻,制造让悲剧有机会重演的温床?

通讯落后不是这三五个月的事,政治人物若还有廉耻之心,应该自觉闭嘴才是,此时说得越多,岂不是提醒人们这几十年来一直在交白卷吗?话说回来,若是这些年做到对乡民照顾有加,也不必临到关头才来对他们嘘寒问暖,突然表现起热情和亲切,那是厚着脸皮的若无其事,你以为选民看在眼里,毫无感受吗?

再说一次,疫情才看到缓和的曙光,作为选民我们必须敢于说不,拒绝政治人物因为一己私利而重蹈覆辙。更何况,这一票该怎么投,理智的选民心中早已有答案。你说是吗?

30-11-2021 星洲日报

張貼在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情懷大地》, 評論 | 發表留言

【专栏/评论】:砂希盟不退步已是万幸

疫情让反对党在迎战砂拉越州选举处于被动和挨打的劣境,却也同样可以给反对党,尤其是已是貌合神离的希盟,一个很好的下台阶。

若是今届成绩不比上届理想,希盟大可理直气壮说,严谨的SOP让他们被绑手绑脚,虽然他们曾经夸口不会躺着挨打,再不堪还有嘴巴可以还击,但若最终的成绩不如意,处处被掣肘是最好的理由。反之,若是突破上届赢得10席的成绩,说词就会改为,这就是民主的力量。

确实,去年沙巴选举的前车之鉴,以及刚结束的马六甲州选举政党违反SOP的场景并不少,这会让选委会以这两场选举为参考范本。而砂盟即便同样受到种种SOP的限制,但占着主场的优势,还是有其多元管道和便利与选民接触。从11月3日砂州议会自动解散到12月6日的提名日前夕,一场接一场的官方活动就是最好的暖身。反对党,尤其是行动党,过去靠在选民集会上煽情的语言和直击选民心坎的议题成功吸纳大量的选票,但传统的优势已因为病毒的拦阻而褪色了。

没有了上届的锐气和失去了曾经时局赋予人民渴盼改朝换代下所享有的光环,可以预见,希盟会顺势主打哀兵策略,借此来转移人们仍聚焦在22个月执政期许多承诺食言的尴尬。然而,对手岂会轻易错失这棒打宿敌的好机会呢?近日频顪在社交媒体回播当初许下美丽誓言的视频,不正是要让选民忆当年吗?

一开始为何说砂希盟是貌合神离,不单是因为3个成员党决定不用希盟旗帜而是用各自党旗上阵(或也可说是吸取马六甲选举采希盟标志却没有得到预期中的效果),而是从砂希盟主席张健仁一再强调3党议席分配的协议仍然有效的话中话,不难揣测到所谓的议席分配,不到提名日仍然可能存在变数。上届州选,当时还未有砂希盟的存在,行动党和公正党就因为议席协商破裂而撕破脸,在6席重叠的选区全面对着干但换来的却是两败俱伤的惨况。而截止目前,2党还有3席的出战权谈不拢,会不会重演5年前撕破脸的破局,并非没有可能的事。

这届选举是名副其实的大混战,单是反对党阵营就是多党齐攻,不能做到同仇敌忾,下场并不是分散票源这般简单,最坏的局面是打回原形,昔日风光不再。

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宿敌不再只是砂盟,这次他们还得面对来势汹汹的砂团党,还有倡导脱马和提倡公投的肯雅兰全民党和民志党,还有一些放眼在大城小镇插旗的新达雅党和砂劳工党等,但在反对党先相互厮杀中,公正党和行动党最大的劲敌就是野心勃勃的砂团党。行动党一边厢指两党仍有协商的空间,另一边厢却不断质疑砂团党的背景,也等同是变相昭告两党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至于公正党,在上届州选赢得3席,但3席的代议士都已琵琶别抱了,若按协议公正党是在82个选区中竞选47席,若与行动党谈判破裂而另多攻3席也即是50席,也即是说在希盟的屋檐下,公正党是出战超过60%的议席。玩味的是,历届选举,公正党是收获极少,甚至也有抱零的记录,表面上看似大党,实则是势力薄弱。

以目前的政治气候来看,行动党和公正党能守出上届拿下的10席已是万幸,若砂团党真是传说中般的势力雄厚,成功从希盟手中抢过数席,再从砂盟囊中再掠过数席,则不但将改写砂反对党历史,一个不小心也很可能因为攻下多席而增加与砂盟谈判的筹码。政治是现实的,若砂盟中有成员党表现还不如砂团党,命运也随时将被改写。

27.11.2021 星洲日報

張貼在 2016年砂州第十一屆選舉, 綿里藏心, 評論 | 發表留言

新加坡电台城市频道958专访

12/11/2021接受新加坡电台城市频道958之【958聚焦国际】专访。

以下是城市频道的介绍及视频,欢迎收看。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马来西亚砂拉越的古晋市评选为创意美食之都,砂拉越有哪些与西马不同的风土民情?

马上视讯连线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何俐萍,请她为我们介绍!

958城市早点名

958聚焦国际

Capital958

陪你关心天下事

1SGRadioNetwork

張貼在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視頻, 專訪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专栏/评论】:病毒可怕,还是政治更可怕

一位颇有交情的长辈因确诊冠病,在加护病房与死神搏斗了半个月,终就还是败给了病毒,丧失了宝贵的生命。从一开始的不适,到中期的还能精神奕奕地联络知交,到最后是连稍微翻身都气喘如牛,病毒噬食生命速度的迅猛,可恶还可怕。

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在年初疫情大爆发时,砂拉越是率全国之先展开疫苗接种计划,但即便完成两剂疫苗接种之后,砂拉越的确诊数据竟是尴尬地居高不下,经常性地冠全国之高,让当局不得不把可能性导向疫苗的保护作用已随时间推移而逐渐失效。此刻,在砂拉越即将掀开的第12届州选举的帷幕,施打加强剂或第3针的计划再度是领全国之先开跑,是与病毒在作艰苦的搏斗,以挽救更多人性命,也是在州选开打前,力堵病毒冲破防疫缺口,避免引发灾难性的后果。但加强针的施打率没有预期中的理想,再度出现疫苗等人的局面,砂选举之后会不会又一轮疫情的爆发?谁敢保证说不会。

砂拉越的紧急状态是在11月3日正式解除,今天已是13日,这10天内选委会没有召开会议,有指这是对甫在10月31日病逝的副首长詹姆士玛欣表达敬意,而何时是提名和投票日已经随着选委会表面上仍悄无声息而不断往后推移,也就是说投票日可从原来大热度推测会落在11月杪,延至12月初,甚至是12月中都有可能!但吊诡的是,选委会一边厢劝告媒体稍安勿躁,不必急于探口风,另一边厢却已开卖提名表格,让原本有点冷的政治氛围略略升温了。

表面上看来是平静如水,但带有浓厚竞选意味的活动已是以各种巧立名目的方式展开。有借以各种形式的推展或开幕礼,实则是幽幽弹奏起推发展和稳定的弦律,就盼音符吹入选民的心坎后,就能心领神会。距离提名日少说也还有半个月吧,然而政治动作已频频,到了接近选举时,相信又是豪派糖果的季节。

疫下的选举,说是会在严守SOP的情况下进行,但矛盾的是,再严谨的SOP遇上人们在态度上的全然松懈,病毒岂会找不到空隙钻?那是在紧急状态刚解除的最初数天,审阅一则政党变相在造势的新闻让我惊呆了,照片中可见会场旗海飘扬的壮观,出席人数之多也让人不安。确定没有违反SOP吗?我再三地询问,得到的回复是,有事先申请也获批,安啦!当下换我无言。

砂拉越虽然还处在复苏计划的第3阶段,但几乎所有大小活动已陆续恢复主办,吃喝的场面更是少不了。在一个官方场合上,朋友是双层口层在防护,看着同桌的人虽在保持人身距离下大口吃喝,朋友却是宁忍口渴也不愿摘下。数天后听闻同桌中有人确诊,朋友庆幸自己当初的坚持不是反应过度,而是自我保护。但试问,如今还有多少人是奉SOP如金科玉律,有多少人只是把戴口罩视为形式而已?除了减少检测和追踪之外,有太多人已不把隔离,甚至是确诊当一回事。有人在隔离中还如常外出,因为自认症状只是如伤风感冒没什么大不了,旁人如我却是听后捏了一把把的冷汗,不敢想像四窜的病毒,有多少人被盯上?再想到朋友败给病毒的忧伤画面已是心有万般愁。

砂选举来了,聚集的场面绝不会少,拜票的场景或因有所顾忌而不敢太公开,但在乡区或是内陆或是不在我们视线范围内的,会不会受到严厉的监督?难说!选举季节遇上病毒仍肆虐,还真让人怕上加怕。

張貼在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綿里藏心, 評論 | 標記 , , , , | 發表留言

【专栏/评论】:疫下砂选,你有压力,我有压力

明知疫情仍笼罩,也不是不知道在野党都火力全开猛攻,全是因为怕了让18至20岁群体有机会在砂选举初尝投票的机会,砂盟仍执意不等紧急状态自动解除,而非得在2021年结束前解决5年一次的大事,你会认为他们是一点压力也没有吗?初次领军砂盟上战场的阿邦佐哈里说:“这是艰难的决定……”,我相信他这句说的都是实话。

这或许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也是险中求胜。对砂盟而言,这一关过了,哪怕是成绩不如预期的标青,又一个5年政权到手,却也意味是轻舟已过万重山。

星洲日报

政坛流传的消息是,按原定计划国家元首的御准解除紧急状态的信函原是在本周一就要公布,因副首长詹姆士玛欣在预计公布的前一天病逝,而使宣布不得不延后多几天。但从同样冒着詹姆士玛欣的葬礼刚举行就迫不及待掀开选战帷幕的批评,砂盟还是铁了心必须尽快了结这桩心头事,未必是他们认定胜券在握,名义上是不能一日无政府,也必须维护民主制度,但不能否定的事实是,再拖下去,夜长梦多,变数也大,愈是可能不再掌控中。

詹姆士玛欣染疫后又因心疾而失去宝贵的生命,这对砂盟是不小的打击。这不仅仅是因为詹姆士玛欣是8届的州议员,而是这位政党老将曾经领导位处第2把交椅的达雅党(PBDS),到后来他创立砂人民党(PRS),在达雅族群深耕多年。詹姆士玛欣的猝逝,也让砂盟措手不及,群党崛起,各个是磨刀霍霍,暂不说有没有能力夺取席位,但乡民对砂盟犀鸟的标志还陌生是隐患,多少也会分散选票。可别忘了,乡区一直都是砂盟的主战场。

从近月来的舆论塑造和铺陈来看,在野党,尤其是行动党以往都透过一场又一场的选民集会的出席人数和选民的反应来测试民意,如今因疫情而设定的竞选SOP已使在野党失去实体竞选的优势下,在野党必然把火力集中在攻击砂盟是怕了18至20岁选民这群体的论调,城市选民大半对此说法也是深信不疑,砂盟在这点上是处于挨打的份儿,只能守,欲反攻则不易。

另外是在疫情笼罩下,城市选民普遍都认定每日公布的确诊病例因缺乏病例追踪及主动检测,以致无法反映疫情的实况。最让人不放心的是,砂拉越每日通报的积压死亡病例都是介于10多至20宗,目前为止的最高记录是34宗。死亡病例的高企,且高居全国之首,恐惧和愤怒的情绪已占据人民的心头,在野党只要这课题上加把力,选民在选票和生命之间权衡轻重后,毫无疑问是以保命要紧,若放弃投票的效应逐渐在民间扩大并形成一股力量,在低投票率的情况下,对砂盟也形成不利。在这引述一位老选民的话:“何必以自己的生命去成全别人的富贵腐化?”,在城市选民群体当中,对投票兴趣乏乏者只会多不会少,外加游子因疫情不会大举返乡,投票率低也不出奇。

砂盟在防控疫情的工作上,从一度的资优生变成大部分人民眼中的负评,这对砂盟成员党,尤其是努力在打翻身仗的人联党,恐怕也是一大包袱。

在野党之中,希盟的成员党必是会以“禁讳让年轻选民投票”以及“疫情下执意选举是不顾人民安危”为主攻的两大论点,借以淡化希盟在22个月执政期纵容马哈迪说了算。希盟在城市选区虽然仍占上风,但若不能与其他在野党,如砂团党、民志党等搭配成合作伙伴,我不认为在野党能缔造历史。

这场选仗也注定是冷风吹,倒是从投票率上反映出选民的心态可以看出,这些年鼓吹的独立风,是已成气候,还是只是嘴上说说自爽罢了。

6-11-2021 Sin Chew Daily

張貼在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綿里藏心, 評論 | 標記 , , , , , | 發表留言

星主播点新闻 2-11-2021

11月2日的 星主播点新闻由我负责播报。

★今528宗新病例 砂有19人病逝
★甲州选举严格SOP 卡林:或在砂选举应用
★3,4月离家至今 失踪妇成骸骨
★明年1月中生效 酷航每周2趟往返新加坡及美里

星主播点新闻是砂拉越《星洲日报》的视频节目之一,主要是播报当天的热点新闻。

張貼在 視頻 | 標記 , , | 發表留言

评论/专栏:你Wow了吗?

上任还不到100天的依斯迈沙比利,一副雄心壮志的模样,在2022年财政预算案宣布前夕,情不自禁地先露口风,这个是一个让所有人“wow”的预算案。

所谓愈是期待,愈是失望,尤其是政治人物的许诺,过往有太多经验告诉我们,最好还是别太当真。套句一句颇经典的潮语─认真,你就输啦!

不能说前天公布的财政预算案毫无看头,只是原本人们没啥期待,却被首相一句“将让人‘哇’”给吊起了瘾。本来没特别留意,昨天却紧盯财长赛夫鲁的宣布,最后却还是总归一句,还是平常心看待吧!

大格局来看,原以为在“大马一家”概念的全力倡导下,来年的财案会把“大马一家”的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可惜是事与愿违。

以一个东马人的角度,这次的财政预算案,并没有很好的彰显“邦”地位的不同。更甚的是,砂拉越获得46亿,与沙巴的52亿还相差6亿!

拨款不如西马已是让人心有疙瘩,如今竟还不如沙巴,太悲催了!不是说,会吵的孩子总会有糖吃吗?砂拉越这些年对联邦展现自主和自立的一面次数并不少,砂盟主导的政府又是助攻前朝的国盟主政和如今的伊斯迈坐上相位,发挥了临门一角的关键角色,何以越是敢于表现不一样,得到的待遇反而不比预期来得好,还有极大的落差?想来想去,只能自我调侃,那根本就是一种另类“教训”嘛。

砂拉越政府不是时不时嚷嚷从石油和天然气销售税中征得亿亿声的收入,砂拉越要自主发展吗?这下可好了,即然这么有钱,联邦的财库本来就已愈见干涸,砂拉越有能力,干脆少给一点也无所谓。

反观我们的邻居沙巴,这些年虽然偶有为争取自主权发声,但声音始终没有砂拉越来得响亮。记忆中,至少最近3年砂拉越获得的发展拨款都比沙巴来得少,莫非就是乖巧安静的孩子还是最得人疼?

这份行政开销比例大于发展开销的财政预算案,虽然也不是头一回如此,但看到早已过度臃肿的公务员体系仍然受到百般照顾,B40群体受到关注,但卡在不上不下,处境尴尬的M40群体似乎受惠不大,而欠债不还的PTPTN借贷者却还继续获得折扣的优待等,我还真的Wow不起来呀!

31.10.2021 星洲日报

張貼在 《情懷大地》, 評論 | 標記 , , , | 發表留言

那不是数剧,是人命!

看着越来越多家长携带还不能接种疫苗的孩子堂食或是往购物中心溜达;看着越来多人习惯性群聚时摘下口罩,还大大方方合照;看着越来越多人已松懈,自我安慰确诊也没什么大不了,再看着7天139人死的数据,真的是我多虑了吗?

10月22日-18死。

10月23日-15死。

10月24日-9死。

10月25日-18死。

10月26日-22死。

10月27日-23死。

10月28日-34死!

7天139条人命!这不是单纯的数字,139条人命代表139个家庭不再圆满,意味着139个家庭中至少数百个家庭成员,此时此刻还沉浸在失去亲人的哀伤中。

这是砂拉越在过去7天通报因为被冠病病毒感染而失去宝贵生命者的数据。虽然这些人并不是在病例公布的当天死亡,有些是因为剖验报告的延迟出炉而导致病例被延迟通报,但不管这些人是在何月何日病逝,他们都曾经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即使当中有部分人生前患有高血压、高血糖或是肥胖症,在医学上被称为共病症,但病毒为何会带来致命的攻击,答案在黑字白纸的官宣中找不着,因为就像谜一般,也彷佛被披上神秘的色彩,而使各种揣测纷飞。

好比说,打了两剂疫苗也不足以抵挡病毒的攻势,甚至也难逃被夺命的可能,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真实发生在砂拉越。砂卫生局公布的数据报告显示,10月份首2周,有超过60%的死亡病例是属于完成接种两剂者,那也是目前为止,那是我唯一一次让我读到数据背后的“坦然”。

更让人担心的是,送院前死亡(BID)病例也占据死亡病例的大部分。10月28日公布的34宗死亡病例,有16宗属于送院前死亡,这能被解读为砂拉越疫情根本还未到缓和的阶段吗?虽然超过90%公布的病例被归类为无症状或是轻微症状,但人们更想知道的是,过去7天的139名死者当中,有多少人就是被归类为无症状或轻微症状?当中又有多少人是在隔离期间,悄然无息就被病毒在一点一滴在啃噬他们的生命?他们的撒手人寰,是该归咎于本身的大意,还是相关单位其实也束手无策,就因为不知或是没有勇气找出问题的根源,索性就只以数据敷衍交代,免得说多错多,捅出更大的娄子吗?

写这篇稿时,为求能以数据陈述事实,特地到covidnow网站查询,数据告诉我,我不是杞人忧天,我的担忧更不是凭空想像,而是一个需要专家或是卫生局出面说明,甚至必须小组探讨、快速分析并公告大众的特别小组。Covidnow的数据显示,在过去2个星期砂拉越的死亡病例是全国最高,即以百万人口来计算,平均有65人丧命,比最接近的玻璃市平均多出18人。不要再说什么发生车祸的几率也很高,如果害怕就不要开车的理论,确诊并不幸死亡虽然占总体极低,但不意味我们不需要知道这些是不是冤死?就像车祸,统计显示多半的车祸是人为因素造成,这也提醒驾驶人士必须更加谨慎及需定期维修及保养车子等;同样的,确诊不幸死亡严格来说并不是意外,它同样可以尽可能透过防范来把发生的几率降至最低,至于接种两剂后仍不幸死亡,是与疫苗的效力减退,还是与疫苗的品牌有关系,这些都必须以数据来还原真相,以安人心。

看着越来越多家长携带还不能接种疫苗的孩子堂食或是往购物中心溜达;看着越来多人习惯性群聚时摘下口罩,还大大方方合照;看着越来越多人已松懈,自我安慰确诊也没什么大不了,再看着7天139人死的数据,真的是我多虑了吗?

30-10-2021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

【专栏/评论】:回乡?暂且忍一忍吧!

16.10.2021

張貼在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

【专栏/评论】:又见选举硝烟起

从冠病大流行到部署逐步进入地方性流行病的阶段,各行各业都努力回到疫情前的模式,就连政治人物也不甘寂寞,蠢蠢欲动起来。

马六甲州政府因为4名包括巫统、土团和独立议员变节而倒台,一场人为造成的选举看来又是势所难免。政客乐此不彼,人民对政客的鄙夷尽写在表情上,言语间流露,只有政客完全不当一回事。选举在疫情还未完全缓和下来就得进行,无论是以何种的新常态模式进行,沙巴州选的前车之鉴仍历历在目,此时若再来一场原本可避免的选举,是要加深人们对政客的憎恨,还是这些兴风作浪者都活得不耐烦了?

马六甲闹出政变,不单是影响甲州的政权,会否经此役后政变也如病毒般迅速扩散开来,谁能说得准!而在南中国海的另一端,若不是疫情失控,早在6月就该落幕的砂拉越选举延宕到今天,如今疫情因为不再对密切接触者检测而从过往最高峰的六七千宗暴跌至目前的平均一千多宗,若以疫情已有所好转,不宜久拖为理由,作为要求国家元首提前撤消对砂拉越紧急状态设限,也非没有可能呀!

9-10-2021

对砂盟而言,要挨到紧急状态结束,其实也是在冒很大的风险。尤其若年满18岁可投票并自动登记为选民的制度一旦全面开跑,砂拉越将是全国之先,成这项政策的试金石。根据计算,在此制度下砂拉越新选民人数增加约66万7000人,截至2019年砂拉越选民人数约是130万人,意味在新制度下选民人数是暴增50%。

若以此计算,一些选区暴增一两万名选民也并不稀奇,以上届华裔选民占超过60%的诗巫国会选区,若纳入新选民,选民人数将突破10万人,比上届暴增超过2万7000人。诗巫国会选区涵盖3个州选区,即峇旺阿山、柏拉旺和南甲,除了南甲属于执政成员党的土保党,峇旺阿山一直是政坛老将黄顺舸(曾是砂第二财长,目前是砂反对党领袖)的老巢、柏拉旺则是火箭的堡垒区,砂盟想要夺回这两个选区本来就有难度,若是加上充满不确定性的18岁选民群,不但是提高风险,纵观大格局来看,是有太多无法掌握的变数。

就在大家都以为州选举会落在紧急状态届满,也即是明年农历新年期间,约莫两个星期前,坊间就突然传出砂选举将至的消息。但空穴不来风,执政党的政治人物从一开始的惯例矢口否认,态度再转变为不置可否,显示州选举脚步逼近并非只闻楼梯响。

让年满18岁者自动并登记为选民是迟早有落实的一天,而目前是处于由选委会进行修改宪法第119条文的准备工作,若最快在下月举行州选举,选委会以来不及妥善完成准备,不宜仓促落实,倒也是合情合理。

新选民的动向,暂时没有一方可摸清,18至21岁的年龄层在思维上会不会更倾向于推翻旧制,更热衷于建立两线制,在野党看似占上风但也不敢认定是占了有利的一方,对执政党而言,那必然也是如履薄冰,一旦改革风潮再掀起,那可能将是又一次的政治大洗牌了。

与其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因素下举行选举,何不趁机快刀斩乱麻,虽然风险还是有的,恶评也不少,但有疫情为挡箭牌,对比未来要面对60万新选民的未知风险,尽快举行岂非更稳妥,也保砂盟未来5年的平安?

9-10-2021 Sin Chew Daily

張貼在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綿里藏心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