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评论】:政治已无“传统”之说

一个政党的的兴衰,有时不是对手太强,本身积弱也是因素之一。

第12届砂选举是人联党的翻身仗,也是决定它未来是走向更强,还是不能闪避汰溺留强的宿命的一役。

14-12-2021 星洲日报

上届选举,时任首长阿德南背负重振当时的砂国阵声望的重任,不得不推出直属候选人的方案。在这方案之下,已吃过不少败仗的人联党没有说“不”的条件,原本的“传统”是出战20个议席,但条件势力不如人,只能接受上头的安排,出战13席,最终在“阿德南效应”之下赢得7席。这比2011年竞选19席,只能保住6席,无疑2016年的成绩还算过关。

这届选举,人联党寄望取回20席的出战权,无奈还是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失去2席的出战权。若自我阿Q一番,有18席还算不赖。但明眼人都看出,割席之痛,没那么简单。

就说曼旺选区吧,这本是人联党“传统”出战的土著选区,也是人联党足以标榜本身是多元种族政党的范例,但自从扎营在曼旺区多年的哲历苏西尔这些年从人联党跳槽至联民党,到后来的砂团党,再到如今又情归土保党,这个议席已经离人联党越来越远,到今天现实终于明明白白告诉人联党,何谓一去不复返。

再来是在24小时内戏剧性失去的都东议席,不得不说的是,基层已经在悄悄酝酿绝对不能让民进党胜出的情绪。

基层有如此的反应可以理解,若顾大局泪投砂盟候选人,一旦民进党党魁张庆信胜出,已是民进党囊中物的都东议席,岂会轻易大方再归还?而同样由人联党出战的南兰国会选区,在来届国选会不会重演换党上阵,已并非不无可能了。反之,若是张庆信州选出师不利,至少下届还有争取的空间。

更不幸的是,历届选举,候选人一度“难产”,搞神秘似地非得到领委任状前夕,候选人的面纱才被揭开的历史却是一再重演。个中原因离不开两个,一是领导要不是三缄其口,就是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其二则是内部倒戈,抱守唯有来自相关支部才能出战相关选区的传统思维。但从其他盟党的安排,尤其是土保党,连党魁兼首长阿邦佐哈里都可以换选区上阵,说明政治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也没有所谓的“传统”之说。

现任州元首,也是前任首长的泰益玛目在三十余年的政治生涯中更曾因策略而三换选区上阵。

人联党古晋支部如今拒绝为浮罗岸候选人黄鸿圣助选,已经让人联党在浮罗岸选区的胜算更不被看好,玉石俱焚的后果,不仅仅是屡战屡败这般简单,有朝一日砂盟为了长远的利益着想,“割席”的历史分分钟钟再重演。土保党从上届出征40席增加至本届的47席,就是最好的证明。

14-12-2021 星洲日报

張貼在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情懷大地》 | 發表留言

【专栏/评论】:选人不选党,选党不选人?

“我不想去投票,选来选去,还不都是烂苹果吗?”

“那些反对党啊,说得再好听,做不了政府,有什么用呢?”

“我是投人不投党啦,最重要是会做事,什么党都不重要啦!”

“砂拉越必须改变,我这一票要投给‘独立’!”即便在官方的眼中,独立是敏感的词汇,从法律的角度,号召独立公投者是可以在煽动法令下被对付,但官方不能低估的是,这在民间已经逐渐在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1218之后究竟是渐渐成气候 ,还是只是南柯一梦,在票箱未揭盅之前,谁都不敢不当一回事。

决战就在来临的周六,不知是课题炒不起,还是朝野阵营在主打课题上都乏善可阵,又或是当竞选被迫转战到网络模式,在不见硝烟的战场,气氛始终热不起来。

至于选民嘛,近两年来的抗疫生活模式,即使不至于焦头烂额,也已是疲累不堪,如今一门心思都放在三餐温饱上。再加上最近物价飞腾,在强烈感受到荷包越来越干瘪,曾经对选举的狂热和激情也早已不复当年。这绝对不是好现象。

从政党的角度,选民意兴阑珊足以左右选情的最后结果,低投票率可以影响一个政党未来的走向。在游子不能大举回乡,当初救国的口号已不能再喊入人民的心坎,是兴或衰,是大步往前跨,还是走回老路?就看这些天能不能重新激起选民的激情。

对于决定砂拉越未来的选民,尽管许多人都这么认为,大局几乎已定,砂盟的地位是难以撼动,议席的多寡不过是其次的问题,虽然我也曾经是这么认为。然而,好好沉淀后,厘清自己的思绪,我还是要鼓励选民在1218这一天履行你的责任和义务,无论你的这一票能发挥多大的影响力,也即使这一票根本无法影响既定的结果,你都要知道,这一票代表一个选民的心声,对候选人以及他所代表的政党,都可以是一次的鼓励,也可以是鞭策,甚至是一种警惕。

至于该怎么投,究竟该怎么投,是选党,还是端看候选人的素质?作为成熟理智的选民,相信你我心中都有答案。


如果你认为靠候选人单薄的力量起不了作用,那就好好评估和衡量此候选人所依附的政党是不是值得信赖。

若是你觉得候选人的素质和诚恳胜于一切,如此就在你所属的选区,为一干候选人作自我先打分,给你认为最优秀的候选人投下鼓励的一票。

倘若你认为砂拉越的未来不是只能向左或向右走,必须看到勇敢走第三条路的势在必行,即使现在投下的一票很可能就像投入大海中的小石子,也不要轻忽自己的力量。

该怎么选,就忠于自己心中的想法吧!最重要的是,别浪费或糟蹋这一票的意义。

14-12-2021 星洲日报

張貼在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評論 | 發表留言

【专栏/评论】:政治不是只有人身攻击

在上届的州选前,当行动党的丘光耀把粗口文化从西马带到砂拉越时,我记得从政界到民间都掀起一股愤懑的情绪,怒斥是行动党的默许和放纵,试图破坏砂拉越这块向来号称是和平、种族包容的人间净土。

当年,在丘光耀站在演讲台上,七情上脸地用尽各种污秽,甚至恶毒的字眼在批评和丑化政敌时,站在台下一隅在默默聆听的我,在心里问了自己这么一句话:“政治,真的需要搞到这样的地步吗?”

当时,执政党控诉在野党全面操控网军在网络群起攻伐并发动抹黑之战,而执政党的成员党几乎是只有捱打之份,我痛恨这种恶劣的手段,在舆论呼吁必须维护砂拉越这片净土,不该以恶毒的语言来诅咒它时,我也天真以为,大部分的人都会引以为戒,自我提醒不可成为当日自己最厌恶的那副嘴脸。

但时间却证明,我错了!这些重蹈覆辙者,如今却把当年自己最痛恨的抹黑手段,发挥得比对手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社交媒体广泛流传,砂盟石角区的候选人沈桂贤的战车在车龙中缓缓行驶,而录下这段视频的人,车内播的却是一般出殡仪式上才会播放的佛曲。诅咒他人的举动惹人厌恶,但转发视频还撰文百般嘲讽者,同样让人反感。即便政治立场不同,无法认同一个人的言行,都必须学会尊重和求同存异。诅咒、辱骂,不会显得你有多不同,反而暴露了你的无知。

再者,竞选期间,作为一个对砂拉越未来有期许,懂得明辨是非和理智思考的选民,他们要的不是强迫他们从一堆烂苹果当中,勉为其难选出一颗看起来还勉强能啃的苹果,而是有权利要求一众候选人告诉选民,你想为竞逐的选区带来什么样的改变,请端出你的全盘计划,选民会从你的宣言中看出你这个人是务实、可信任的,还是只是会花言巧语,实际上是毫无想法,更遑论是会脚踏实地为民服务?

所以,当我看到候选人只会净挑对手的毛病,或是只会以对手的衣着打扮来作文章,拿对手的名字来开玩笑。我想,稍有思考能力的选民都会摇头,然后默默在心中先否决了此人。

时代在进步,政治改革也必须往前行,候选人要让选民相信你是可托付未来5年的人选,派宣传单、分发年历或是送防疫用品都只是短暂的宣传手段。长远之路,是让选民看到、感受到,你能有什么作用。不必极尽追捧,更不必踩低对手,竞选可以是良性的竞争,而不是让你忘情地连自己的人格也丢失。

10-12-2021 星洲日报

張貼在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評論 | 發表留言

【特稿】:砂拉越2030.先进辉煌

砂拉越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推出的2030年后冠病发展策略(PCDS 2030),促进砂拉越在2030年成为先进州!

Chief Minister Datuk Patinggi Abang Johari Tun Openg showing the 10 economic sectors in Sarawak’s post-Covid-19 economic strategy at a press conference in Kuching. –

在阿邦佐哈里领导下的砂拉越政府,已经朝向实现2030年后冠病发展策略计划中所概述的一切,并继续为人民服务。

“在这项努力中取得成功的优先事项之一,便是将砂经济增长从2019年1360亿令吉增至2030年2820亿令吉。故此,砂经济需要以每年6%至8%速度增长。”

若通过一些深入的规划和研究,6个关键经济部门,即制造业、商农、旅游、林业、采矿和社会服务,可被视为推动2030年后冠病发展策略推进器。

另一个能够通过有关策略带来变化的是其核心目标,包括改变经济结构、现代化和提高效率、增加家庭收入占,以及将环境永续性置于长期经济复苏和成长中。

砂拉越政府重点发展道路和桥梁等基础设施、水供和电供,以及电信网络等,将有助实现扩展2030年后冠病发展策略第二阶段。

有关策略还包括一个包容性社会,这意味所有砂人将拥有平等机会参与砂整体发展,并通过就业和商业机会享受公平的财富分配。

这是砂拉越人民非常期待的,让所有人不分种族、宗教和血统,都能平等且一致地享受财富和经济的发展和分配。

砂首長拿督阿邦佐哈里(左)向媒體展示巴士的現場追蹤路線。右為砂交通部長拿督李景勝。


阿邦佐哈里的政府已经提出砂拉越优先(Sarawak First),按照砂拉越专属模式规划砂拉越的发展。


砂拉越也不断的透过各种措与政策增加,开拓更多的财源,争取经济自主,弨增加砂拉越的收入来源。

阿邦佐哈里抵達甘榜瑟美巴禮堂時,受到砂盟支持者熱烈歡迎。

在砂拉越政盟的领导下,砂拉越也积极发展数码经济,同时,协助砂拉越的企业开拓并进军全球市场。与此同时,砂拉越也已经设立交通部,这个部门在拿督斯里李景胜的领导下 ,进行全盘的规划,重点打造智能的公共交通系统。

道路是推动经济及教区发展的重要条件之一。因此,在推行中的泛婆大道工程之外,砂拉越政府也斥资50亿令吉建设沿海大道、60亿令吉建设第二主干道路,并争取联邦拨款建设边界安全道路,作为第三主干道路。

砂拉越也正在规划沿砂拉越与印尼加里曼丹边界,建设一条边界安全道路,这条道路全长1600公里。

系统化的规划、按部就班的推行,政治的稳定因素下,砂拉越正在遁着2030年后冠病发展策略(PCDS 2030),迈步走向2030年先进的、辉煌的砂拉越未来!

6-12-2021 星洲日报

張貼在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特稿 | 發表留言

Kenyalang Journalism Awards 2021 颁奖礼!

Kenyalang Journalism Awards 2021 于 6-12-2021在古晋的Hilton Hotel 举行颁奖礼!感恩在这一届新闻奖中,获得2金1銅奖!

“肯雅兰新闻奖”(Kenyalang Journalism Awards) 被誉为砂拉越媒体传播界年度最高奖项。星洲日报的同事们在这一届包办中文特稿组、新闻报导组、体育报导、永续报导组及商业经济组五个组别的冠、亚及季军全部奖项。

星洲日报的媒体工作者横扫2021年肯雅兰新闻奖项中文奖项,一共夺下5项 冠军,7项 亚军 及7项 季军 奖项。

btr


记者温永福、张猷杰及陈文俊更是荣获新闻奖最大奖,即砂拉越首长奖。

当天的新闻如下

qrf

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何俐萍夺下特稿奖冠军宝座、中区采访部主任林柳菁夺得中文组特稿组亚军及北砂区采访部副主任杨万勇则夺得季军。

新闻报导奖中文组别方面,古晋采访部温永福、陈文俊及张猷杰获得冠军、陈文俊夺亚军及北砂詹亨敏夺季军。

体育报导中文组方面,冠军由高级记者谢伟欣夺得冠军、亚军黄莉清,季军是陈家如。

永续报导中文组方面,本报记者陈家如夺得冠军、亚军是黄明杰及季军是何俐萍。

商业经济组方面,由何俐萍夺下冠军,亚军是周俐妤及季军是蔡侑蓉。

社区福利与郊区发展组方面,李佩芝及郑亦惠联合夺得亚军及季军是谢伟欣。

数码经济组方面,冠军悬空,亚军得主是谢伟欣及张猷杰,季军是杨万勇。

張貼在 新聞 | 發表留言

【专访】:砂团党朋岭区候选人陈家福:计划重现朋岭区成当年古晋“牛车水”

砂全民团结党(砂团党)朋岭区候选人陈家福已拟定系列计划,想要重现朋岭区当年古晋“牛车水”的繁华热闹情景。

他到《星洲会客室》作客时说,1960年代开始,朋岭州选区的民达华、肯雅兰、朋岭工业区呈现生气勃勃的发展,到1970及80年代,更被誉为古晋的“牛车水”。

活化老城 塑新商区

“但是,从1990年代开始就走到了瓶颈,没有再突破及发展空间。因此,我已拟定一些策略及想法,以‘活化老城区,制造新商区’。”

陈家福深信,只要能在政府体制下推动这计划,朋岭区的商业区、工业区及住宅区,均能够重塑价值,提高人民社会经济地位,以享有更好未来。

他呼吁朋岭选民给他机会,以落实“活化老城区,制造新商区”计划,重塑朋岭选区曾经的辉煌。

“你们这一票,能够成就砂团党的一名议员,也增加砂团党主政砂拉越政府的机会。希望朋岭选民能扮演积极及重要角色,通过手中一票,改变你们的生活,改变砂拉越的政局。”

8-12-2021 星洲日报

張貼在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視頻, 專訪, 星洲會客室 | 發表留言

【专栏/评论】:要当YB 先学做网红

沙贝的琴弦幽幽弹奏起战音,349个候选人个个是战袍披身,仿佛在带点庸懒又惬意的音符中,缓缓跳起了伊班族的战士舞(Ngajat)。

不同的是,这舞不是像以往般在选民面前,在欢呼和掌声中摆动起舞姿。因疫情之故,战士之舞变成是在绿幕前,对着镜头,还得装着很投入似,忘情地摇摆身躯,名副其实是在自得其乐。

跳战士舞只是一个比喻,却也是本届选举因疫情之故,涌现的新常态。除了64个被指是属于网络不发达的选区,其余18个选区的候选人受SOP的限制,非但不能跨区为同袍助选,也因种种的规定而处处受约束。

9-12-2021 星洲日报

“这12天,你们准备怎么做?”,砂行动党主席,也是热门焦点选区候选人张健仁在我抛出这问题时,惯性地耸耸肩,摊开手说:“不知道,就喝茶、喝咖啡咯!”习惯了在选民集会上以激昂的口吻,加上丰富的肢体语言,撩拨起选民的心,这一届选举,对擅长于集会演讲的行动党,无疑是寂寞了。

“对着镜头前,和站在讲台上对着台下的选民讲,感觉不一样叻!”另一位候选人如此对我说道。对了,用稍微粗俗的说法,那根本就叫自high自爽。

但非常时期非常时段,疫情仍在,Omicron又在全球各地肆虐,此日若还控诉选委会在的不公,非但引不起选民的共鸣,反倒徒添反感。

因此,疫情下的选举新模式,在镜头前再拙言的候选人也得练起肢体语言,一次又一次的学习以振奋或激动的口吻滔滔不绝。光是演说还不够,还得像《超级演说家》这档火红的言语类电视节目般,用最灵活生动的演说方式求求达到“吸睛”的效果。

不光如此,政治人物也得走向艺人化,能歌善舞还不够,还得能演爱演,不管是镜头前深情弹钢琴用低沉的嗓音唱起自编的歌曲,还是在车来人往的繁忙街道上身挂宣传牌,时刻保持笑容高举挥手,

或是镜头前煎印度煎饼来嘲讽政策的翻转,抑或是在家门前进行清扫的工作,都说明了政治宣传已不再是如过往般硬邦邦,拼选票前还得先拼点击率,抢流量。

在那座耗资3亿令吉打造得金碧辉煌的州议会大厦,349人想要争82个空缺,还得先下苦功学当网红。

9-12-2021 星洲日报

張貼在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評論 | 發表留言

【专栏/评论】:一场空前激烈的大混战

82个选区共349名候选人,比起上届的228人,多出了121人,缔造了历史的纪录,往正面来看,也是民主的体现,也给疫下选举增添了几分的热闹。

第12届砂拉越选举,也刷新了多项前所未有的纪录,全新包括:

一、以往经常出现的不战而胜的画面不再出现。

二、经常性出现的一对一,或是三角战,更多已被四角、五角、六角,甚至八角战所取而代之。本届选举仅4个选区出现一对一的直接对垒,13个选区是三角战。

三、这是最多政党角逐的一届。这届参选的联盟和政党,再加上独立人士阵营有11个,比上届的8个,多出了3个。

四、这也是留马和脱马的一次角力,从12月18日选民投票的结果将可窥探出,独立公投的声音是否能引起广泛的共鸣,还是终究吹不皱一池的春水。

疫情下的选举,考验不仅在于选民的热情是否早已受经济萧条冲击而洗褪,还有政治上充斥着尔虞我诈,是否又让曾经期望改朝换代的选民,早已心淡心死,还包括这次不少阵营和政党都以新党徽新形象上阵。挑战还在于,选民对他们是熟悉还是陌生,是认为他们是新瓶装旧酒,抑或是愿意再许他们一个5年的未来?

这届选举,听得最多的一句话是:“选民的心难以捉摸”,从朝野候选人不约而同吐露的这句话,显示大家对这一仗都不再有以往的信心满满,而是只虫能在充满不确定性中揣测选民的心思。

砂盟尽管占了主场的优势,却也存在一些隐忧,包括必须教育选民忘记以往的天秤,学习牢记黑红相间犀鸟的标志,以及面对在野党的多面夹攻。首次领军的阿邦佐哈里面对的压力在于选民是否把GPS烙印在心里,在只能赢不能输的前提下,这也是阿邦佐哈里为何不顾人联党的情绪反弹,也要撤换被人联党视为传统出战选区的都东区之候选人的主因。也只有确保维持已故阿德南在上届领军出战82席赢得72席的彪炳战绩,甚至取得比阿德南更标青的成绩,阿邦佐哈里才能在土保党内继续牢控话语权。

也从阿邦佐哈里此番把原属人联党的曼旺和都东选区,分别交由已加入成为土保党麾下的哲历苏西尔和民进党福将张庆信出战,更是打破了国阵时代的“传统”协议。一、不再有人可走,议席必须留下这回事。哲历苏西尔曾是人联党的阵将,先是过档联民党,再到后来易名的砂团党,届服于政治现实而又投靠土保党,他的出走连带也使人联党的曼旺拥有权也一去不复返;二、当都东选区从人联党转移到民进党手中,一旦张庆信如愿高奏凯歌,也意味选区的占有权自此以胜算来定夺!因此,从出战20席减至目前的18席,这一役人联党若不能大有斩获,难保在来届国选或是5年后的州选,不会继续忍受须让出议席的痛苦。

本届州选的看点,还在于驰骋执政党数十年,却是首次以反对党身份领军的黄顺舸,他一手创立的砂团党能否成气候。砂团党来势汹汹,一口气出战70个议席,若拿下若干议席,有筹码在手,它是会甘于屈居反对党的身份,还是转换成和砂盟谈判的筹码,暂且观望吧!

至于以各自政党标志出战的希盟成员党,这次被套上了执政联邦22个月却屡番承诺食言的紧箍罩,选民会选择继续相信他们,还是这次用选票狠狠教训他们,对希盟,这一仗无异于如履薄冰。

朝野候选人还有一个共同点还在于,大家都担心选民的心冷了,投票率不及往届,若是选民心意已决,任候选人施展十八般武艺也改不了选民的决定,在低投票率的情况下,在这场大混战中,很可能笑到最后的将是占据天时地利的砂盟,而在野党面对票源被分散的打击下,已是处于劣势。

7-12-2021

張貼在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評論 | 發表留言

【专栏/评论】:放宽选举SOP太危险

他们说,已经逾期超过半年了,不能无止境的拖下去,解除紧急状态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再不相信,船已来到桥头,也得信了。

他们说,疫下选举是情非得已,皱着眉头神色凝重地说:“一切以人民的安全和健康为重。”纵使有所保留,也只能姑且听之。

再后来,时间一步步往前逼进,他们开始改口说,SOP不能一成不变,原以为是想像中的收紧,却变成必须在乡区有适度松绑,因为有些地方没有互联网,要传递讯息太难了。

愕然之中,脑海浮现种种的联想和无限想像。没有身距的聚会,脱下口罩后的口沫横飞,再不然就是口罩戴下巴……

这几天,砂拉越的疫情数据很“美”,仿佛回到了一年多前的美好,久违的低于200的数据,确实让早已抗疫惫的大家情不自禁缅怀起疫情前的种种美好,心态和行为上更是不自觉在松懈,但当新变种病毒Omicron开始在全球攻城掠地,我们还真能置身度外吗?

说回竞选这回事,矛盾呐!政治人物不是高声嚷嚷道,人民的健康是不能妥协的吗?我认同策略必须有灵活调整的空间,但眼前疫情仍笼罩,SOP只有必须比以往更严谨,何来放松的空间和条件?

乡区的人民是淳朴的,他们对疫情的敏感不比城市人来得敏锐,他们的好客和几乎是来者不拒,疫情的肆虐中或许会成为致命伤,甚至再一次构成防疫的破点。

还记得引发巴赛感染群的奔丧女吗?她被冠上“病毒超级传播者”其实对她有欠公平,若不是因为防疫上的松懈,在长屋内可以来去自如串门子,病毒怎可能有机会攻破防线?有沙巴选举的前车之鉴,巴赛感染群造成近2700人感染的记忆仍犹新,政客怎能置若罔闻,制造让悲剧有机会重演的温床?

通讯落后不是这三五个月的事,政治人物若还有廉耻之心,应该自觉闭嘴才是,此时说得越多,岂不是提醒人们这几十年来一直在交白卷吗?话说回来,若是这些年做到对乡民照顾有加,也不必临到关头才来对他们嘘寒问暖,突然表现起热情和亲切,那是厚着脸皮的若无其事,你以为选民看在眼里,毫无感受吗?

再说一次,疫情才看到缓和的曙光,作为选民我们必须敢于说不,拒绝政治人物因为一己私利而重蹈覆辙。更何况,这一票该怎么投,理智的选民心中早已有答案。你说是吗?

30-11-2021 星洲日报

張貼在 2021年砂拉越第12届州选举, 《情懷大地》, 評論 | 發表留言

【专栏/评论】:砂希盟不退步已是万幸

疫情让反对党在迎战砂拉越州选举处于被动和挨打的劣境,却也同样可以给反对党,尤其是已是貌合神离的希盟,一个很好的下台阶。

若是今届成绩不比上届理想,希盟大可理直气壮说,严谨的SOP让他们被绑手绑脚,虽然他们曾经夸口不会躺着挨打,再不堪还有嘴巴可以还击,但若最终的成绩不如意,处处被掣肘是最好的理由。反之,若是突破上届赢得10席的成绩,说词就会改为,这就是民主的力量。

确实,去年沙巴选举的前车之鉴,以及刚结束的马六甲州选举政党违反SOP的场景并不少,这会让选委会以这两场选举为参考范本。而砂盟即便同样受到种种SOP的限制,但占着主场的优势,还是有其多元管道和便利与选民接触。从11月3日砂州议会自动解散到12月6日的提名日前夕,一场接一场的官方活动就是最好的暖身。反对党,尤其是行动党,过去靠在选民集会上煽情的语言和直击选民心坎的议题成功吸纳大量的选票,但传统的优势已因为病毒的拦阻而褪色了。

没有了上届的锐气和失去了曾经时局赋予人民渴盼改朝换代下所享有的光环,可以预见,希盟会顺势主打哀兵策略,借此来转移人们仍聚焦在22个月执政期许多承诺食言的尴尬。然而,对手岂会轻易错失这棒打宿敌的好机会呢?近日频顪在社交媒体回播当初许下美丽誓言的视频,不正是要让选民忆当年吗?

一开始为何说砂希盟是貌合神离,不单是因为3个成员党决定不用希盟旗帜而是用各自党旗上阵(或也可说是吸取马六甲选举采希盟标志却没有得到预期中的效果),而是从砂希盟主席张健仁一再强调3党议席分配的协议仍然有效的话中话,不难揣测到所谓的议席分配,不到提名日仍然可能存在变数。上届州选,当时还未有砂希盟的存在,行动党和公正党就因为议席协商破裂而撕破脸,在6席重叠的选区全面对着干但换来的却是两败俱伤的惨况。而截止目前,2党还有3席的出战权谈不拢,会不会重演5年前撕破脸的破局,并非没有可能的事。

这届选举是名副其实的大混战,单是反对党阵营就是多党齐攻,不能做到同仇敌忾,下场并不是分散票源这般简单,最坏的局面是打回原形,昔日风光不再。

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宿敌不再只是砂盟,这次他们还得面对来势汹汹的砂团党,还有倡导脱马和提倡公投的肯雅兰全民党和民志党,还有一些放眼在大城小镇插旗的新达雅党和砂劳工党等,但在反对党先相互厮杀中,公正党和行动党最大的劲敌就是野心勃勃的砂团党。行动党一边厢指两党仍有协商的空间,另一边厢却不断质疑砂团党的背景,也等同是变相昭告两党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至于公正党,在上届州选赢得3席,但3席的代议士都已琵琶别抱了,若按协议公正党是在82个选区中竞选47席,若与行动党谈判破裂而另多攻3席也即是50席,也即是说在希盟的屋檐下,公正党是出战超过60%的议席。玩味的是,历届选举,公正党是收获极少,甚至也有抱零的记录,表面上看似大党,实则是势力薄弱。

以目前的政治气候来看,行动党和公正党能守出上届拿下的10席已是万幸,若砂团党真是传说中般的势力雄厚,成功从希盟手中抢过数席,再从砂盟囊中再掠过数席,则不但将改写砂反对党历史,一个不小心也很可能因为攻下多席而增加与砂盟谈判的筹码。政治是现实的,若砂盟中有成员党表现还不如砂团党,命运也随时将被改写。

27.11.2021 星洲日報

張貼在 2016年砂州第十一屆選舉, 綿里藏心, 評論 | 發表留言